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都做了哪些主子吩咐下来的东西!”

    “有老爷命人拿来的补药,有老侯爷夫人给的补药,有你给的药材,还有一份……”

    听到云秋琴问了,张婆子是丝毫都不隐瞒,细细数来。

    每听张婆子扯出一个人来,云秋琴的脸色就白上一分。

    听到还有人时,云秋琴的眼里露出了凶光。

    “还有谁!”

    夏伯然,老侯爷夫人甚至是她自己,她都能明白。

    可是怎么还有人,盯上了她的芙儿?

    难不成又是夏池宛那个小贱人搞的鬼?!

    “还有就是最近一直找老身喝酒的一个少年郎。”

    张婆子毫无顾忌地把步占锋也供了出来。

    小姐有交待,只要云秋琴来问,她无需半点隐瞒,只管把人说全了。

    为此,张婆子还是很听夏池宛的话的。

    “是他,竟然是他……”

    云秋琴怎么也没有想到,夏芙蓉怀有身孕,就连步占锋都知道了。

    只是,他哪儿来的狗胆,敢给她的芙儿下藏红药,差点害了芙儿的性命!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随便拿旁人的东西给大小姐吃。”

    云秋琴气得想挠死了张婆子。

    如果张婆子没有接步占锋的药,指不定夏芙蓉生孕的能力不会失去。

    “主子冤枉,那少年郎说与小姐及主子都是旧相识。”

    如果可以的话,张婆子都想啐云秋琴几口。

    平时那少年郎拿酒菜来,云秋琴哪一日不是吃得欢,满嘴流油的。

    “那少年郎说了,他还带了菜来给你们吃,只是他让我别说出去。”

    张婆子的意思是,她早就知道,步占锋给云秋琴母女俩送吃的了。

    既然他们都那么熟了,她收步占锋的东西帮忙熬熬怎么了。

    谁会知道,跟你们这么熟的人,会想害你们。

    “好……好,一个个都是刁奴!”

    云秋琴不自觉地倒退了一步,一脸受了重大打击的样子。

    她没想到,自己对步占锋的利用,倒是方便了步占锋对夏芙蓉下手。

    云秋琴突然有些有气无力。

    明知夏芙蓉今天的苦果,与张婆子有关系。

    可是,云秋琴偏偏动不得张婆子。

    要问为什么?

    那药,云秋琴没给吗?

    夏伯然给张婆子,云秋琴敢追究吗?

    老侯爷夫人把药给张婆子,她云秋琴敢追究吗?

    步占锋把药给了张婆子,她云秋琴能追究吗?

    这件事情闹大了,吃亏的人,只有夏芙蓉一个。

    所以云秋琴是被人打落了门牙,和着血水一起往肚子里吞!

    如果被人知道,夏芙蓉已经落过胎,甚至是不能再生孩子了。

    日后步占锋以此为借口,不娶夏芙蓉,甚至婚后休了夏芙蓉,扶个平妻上来夺了夏芙蓉的面子,她跟夏芙蓉甚至不能怨言一句半字。

    谁让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