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娘……”

    云秋琴在昏暗的油灯之下,静静地坐着,守着夏芙蓉。

    豆大的油火,不断跳跃着,仿佛只要稍一阵微风,就能把它给吹灭了。

    云秋琴坐在油灯之下,整个人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长长的睫毛,在油灯的投影之下,有一片黑影,使得云秋琴的半张脸,越发看不清楚。

    云秋琴孤零零地坐在那进而,冷冷清清,好像没了人气。

    云秋琴那么一坐,便像是没了呼吸,胸口动也不动,位置挪也没挪。

    夏芙蓉气若幽声的声音,悠悠地传进了云秋琴的耳朵里。

    可是,夏芙蓉喊了三声,云秋琴才听到。

    “芙儿,你可醒了,现在感觉如何?”

    云秋琴连忙走近夏芙蓉,温柔地问道。

    “娘,我还疼,不过口也渴了。”

    下腹依旧隐隐作痛,只是没有之前那么厉害了。

    “娘,落胎太疼了,以后芙儿再也不落胎了。”

    这次的事情,让夏芙蓉学乖了。

    除非她能确定自己可以过门,甚至肚子里有了娃儿都没关系。

    否则的话,她绝对不会再让步占锋近身一步了。

    现在的夏芙蓉还不知道,她总结出来的这条经验,以后再也没有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夏芙蓉的话,让云秋琴一阵阵心疼。

    云秋琴嘴里苦涩不已,她不敢告诉夏芙蓉,她以后再也没有机会怀孕了。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失去了生孕的能力,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云秋琴现在多么想跑到外面去,质问老天爷,何故对夏芙蓉如此残忍。

    她的芙儿才十五岁啊,正是青春好年华。

    她的芙儿长得如此美貌又聪慧,可以嫁一个好相公,日后相夫教子。

    老天爷何故这般折腾她的芙儿,让她的芙儿失去将来的希望!

    云秋琴此时恨不能虐杀了那些让夏芙蓉失去生孕能力的人。

    云秋琴却是忘记了,当初在相府里的时候,她可是经过给夏池宛下绝孕的药。

    你的女儿便是女儿,夏池宛便不是了?

    你的女儿失去了生孕的能力,便是老天不公,夏池宛如此,便是活该倒霉不成?

    云秋琴对张婆子一直不怎么信任,唯一一次信任让张婆子煎个药都出了这么大的问题。

    所以夏芙蓉到底是怎么了,云秋琴便连一个骗人的交待都没有给张婆子。

    张婆子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夏芙蓉怎么了,她能不知道。

    因此,就算云秋琴不说,张婆子心里也明白。

    完成了主子交待下来的任务,张婆子自然要向主子交待一番。

    不过,对于夏芙蓉的现状,张婆子就说得没有那么清楚了。

    (单指对夏伯然。)

    张婆子只是说,夏芙蓉出了很多的血,身子不是特别舒服,没下地。

    听了张婆子的话,夏伯然也没说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