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大夫只要一把脉,事情的真实就会被公之与众。

    可正因如此,大家就越发相信青荷了。

    实在是因为青荷说的这句话,若是谎话的话,那么青荷太好傻了。

    如果青荷肚子的月份没有错的话。

    青荷有了四个多月的身子,而夏子轩则是在四个月前离开的。

    如此一来,所有的时间可不就是对上了吗?

    青荷的肚子没有了问题,夏伯然狠狠瞪了夏子轩一眼。

    他本以为这个儿子终于要出息了,谁知,依旧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回府再说!”

    夏子轩带回来的证据和指向,都不直观,只给人留了想象的空间。

    青荷一出现那就大大的不同了。

    青荷热切的呼唤,凸出的小腹,夏子轩的否认,青荷的辩白。

    这一切的一切,都十分直观,比想象有冲击多了。

    为此,青荷大着肚子出现的一幕,直接压过了刚才对夏池宛的怀疑。

    “爹,可要备顶软轿?”

    一直都没说话,便连夏子轩污蔑她的时候,夏池宛都不曾吭一声。

    偏偏在这个时候,夏池宛说话了。

    夏池宛说再备一顶软轿,这顶软轿是给谁备的?

    毫不疑问,那是给青荷备的。

    青荷一个小小的奴才,就算是真被开了脸,抬成了姨娘。

    青荷在夏池宛的眼里,那也算不是了什么。

    那么夏池宛为何要给青荷备软轿呢?

    原因很是明显。

    青荷怀孕了,怀着夏子轩的孩子,夏子轩乃是夏池宛的弟弟。

    另外,让青荷一个大肚婆跟着走回去,太难看了。

    青荷一坐上软轿,也算是遮了丑。

    初回城的时候,夏子轩便给了夏池宛难看。

    偏偏夏池宛还处处为夏子轩着想。

    如此一对比,至少就显得夏子轩心胸狭窄,且阴险毒辣。

    夏池宛的形象则高大多了,以德报怨,贤良淑德。

    至于夏子轩的胸襟,远远比不上夏池宛。

    一个男人都比不上一个女人了,真真是丢了男人的脸。

    夏池宛话一出,夏伯然没有反对。

    石心极有眼色地命人租了顶轿子来。

    青荷也没有多余的话,很是乖巧地坐进了轿子里。

    反正今天所闹的事情,很快就会被传遍整个京都城。

    那个时候,她是少爷女人的身份,肯定赖不掉。

    如此一来,青荷倒是心安理德地享受起了当姨娘的福。

    夏伯然的那一眼,让夏子轩有一种难堪不已的感觉。

    百姓们的舆论,更是压得夏子轩抬不起头来。

    夏子轩整张脸都红通通的,气得双手拽紧缰绳握成了拳头。

    夏池宛,你这个该死的贱人!

    今日所受之辱,加上以前的,我总会一样样算还给你的!

    夏子轩陷害夏池宛,这还没闹上呢,已经被他自己的丑闻完全给压过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