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想走?怎么,心虚了!”

    一看到夏池宛可以离开,自己还要跪着,夏子轩当下不平衡了起来。

    不对,不对,完全不对!

    事情的发展,跟他的计划和想象天差地远!

    他该风光无限地回到京都城,并在太后寿辰那日,送上千年人参。

    圣上对他大加赞赏,他将会是他爹最为优秀的儿子。

    到时候,他爹必会看在他出色的份儿上,扶他做嫡子。

    至于夏池宛。

    他已经布置好了一切,挖了一个大坑,让夏池宛往下跳。

    那时,夏池宛将会尸骨无存,被他折腾得痛苦不已。

    夏子轩越是像一只疯狗似地向夏池宛叫嚣,夏池宛表现得越是淡然和冷静。

    夏伯然都放行了,夏池宛何须在意夏子轩的话。

    夏池宛向夏伯然行了一个礼,便领着抱琴出去了。

    “小姐,你没看到青荷那怂样。”

    夏池宛回到房间之后,石心也回来了。

    石心一提起青荷,满脸地鄙视啊。

    “屋子里的水不敢喝,送来的吃食不敢碰,有本事一直不喝不碰的!”

    石心是真看不上青荷。

    之前的事情就不说了,现在的青荷,脑子就跟被屎给糊住似的。

    她家小姐要是在这个时候把青荷肚子里的孩子给弄没了。

    她家小姐这就成了给大少爷解决麻烦,给自己惹腥了。

    凭什么大少爷“闯下”的祸,得她们家小姐来收拾啊。

    这事儿看在百姓的眼里,那就是她家小姐容不下大少爷的孩子!

    “她一直都是那样,何必跟她置气。”

    对于夏池宛来说,青荷便连她遇到的一个过路人都不是。

    “小姐,就这么离开好吧,万一相爷听信了少爷的话怎么办?”

    抱琴心中隐隐不安。

    她家小姐一离开,事情到底如何,不全凭大少爷的一张嘴了吗?

    “这有什么,小姐心中都有数。”

    石心给夏池宛泡了一壶茶。

    任凭大少爷跟相爷查破了天去,都查不到半点关于她家小姐的证据。

    那个粗使丫鬟除了青荷见过之外,相府里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这个粗使丫鬟的存在。

    至于保胎丸,那可不是她家小姐去买的。

    且,青荷都吃进肚子里去了,保胎丸又不是毒药,大夫便是诊也诊不出一朵花儿来。

    青荷前脚跑出去跟大少爷“相汇”,那粗使丫鬟后脚便离开了相府。

    大少爷光有一张嘴皮子,那能顶什么用!

    的确,正如抱琴所想,夏池宛一离开,夏子轩便拼命想办法,挽回自己在夏伯然面前的形象。

    夏子轩一直在强调,青荷的事情是夏池宛故意陷害他的。

    夏池宛就是看不他这个庶弟好,看不得相府好,不愿意他在圣上的面前建功立业。

    面对夏子轩的强辩,夏伯然只是问了夏子轩一句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