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七皇子不给夏子轩难堪,又给哪个人难堪?

    “如果只是如此的话,那么你们的冤也不必喊了。”

    七皇子根本就不问脂粉堂的那些伙计,断了此案。

    夏子轩看到七皇子霸道的样子,心中怒火熊熊烧起。

    很明显,七皇子这是偏帮于夏池宛。

    也是,七皇子也想娶他的二姐为正妃。

    有机会,七皇子哪能不拍着他二姐的马屁。

    “七皇子,你此话不公道。”

    这么一想,夏子轩终于硬声开口。

    “微臣所说的冤枉,乃是因为脂粉堂的事情,是有人故意栽赃于微臣!”

    夏子轩知道,如果自己不把话说明白。

    脂粉堂的事情,指不定在七皇子的帮忙之下,夏池宛就这么逃了过去。

    “微臣乃是丞相之子,一般人怎敢将如此烂摊子卖给微臣。若不是有人故意陷害,微臣怎会做了那替死鬼。”

    夏子轩的话一出,夏伯然就想打夏子轩的巴掌。

    夏子轩怎么还是没有学乖一丁点儿呢。

    什么叫作“丞相之子”?

    这四个字一出,夏伯然的眼睛都发黑了。

    在京都城,丞相之子算个鸟,真正厉害的是皇上之子!

    夏子轩那四个字出来,那是诛心之句,潜有丞相在京都城压在皇上之上的意思。

    夏子轩在其他时候说,那就是事实。

    在皇帝面前说这样的话,那就是找死!

    夏子轩的话一出口,夏池宛差点没笑出声儿来。

    夏子轩这到底是想她死呢,还是想他自己死啊?

    七皇子直接看向了太子,似乎在问,太子怎会收如此无用之人。

    “依子轩兄之意,那个陷害你之人,到底是谁呢?”

    七皇子继续问道。

    “七皇子一问此话,只让微臣越发觉得心寒。因为陷害微臣之人,竟然是微臣的至亲之人!”

    说完,夏子轩的目光狠狠地看向了夏池宛。

    什么意思,大家都明白。

    随着夏子轩的目光,绝大部分的人也都看向了夏池宛。

    面对这些颇有压力的目光,夏池宛镇定自若,该怎么招还怎么招。

    夏池宛甚至连呼吸都不曾有丝毫的改变,就好像夏子轩指证的人根本就不是她一般。

    夏雨欣看到夏池宛瘪瘪嘴,就装!

    她倒要看看,接下来,夏池宛还能装到什么地步!

    只要夏池宛在爹的面前彻底失去了地位,初云郡主再悔个婚。

    到时候,相府主母的位置,依旧是陶姨娘的。

    众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夏池宛,但是夏池宛太冷静,太淡定了。

    就夏池宛那风轻云淡的样子,怀疑夏池宛的人,都有一种不好意思的感觉。

    都说做贼心虚。

    面对夏子轩的指证,又有他们这些灼人的目光,夏池宛镇定不已。

    就夏池宛这样子,不少人心中动摇,觉得自己想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