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帝乃是百姓的皇帝,百姓乃是皇帝的子民。

    自己的“儿子”受委屈了,当老子的,肯定也不能坐视不理。

    “回皇上的话,草民等原本是脂粉堂的伙计。后来这相府大公子顶下脂粉堂之后,把我们都给辞退了。不多久,我们便听到脂粉堂出了事情,便连相府大公子都被抓了起来。草民等怕受牵连,所以赶忙离开了京都城。”

    “谁知,才短短四个月的时间,家里便出了大事儿!”

    说着,那几个壮汉顿时泪水雨下,哭得跟三岁的娃儿一般。

    “相府大公子抓了草民等的家人,要挟草民等,非让草民等说,当日乃是相府二小姐与脂粉堂原掌柜李世昌合谋,将有问题的脂粉堂卖给相府大公子。若是草民等不这么说,草民等与家人,便只有死路一条!”

    原本,夏子轩还等着这些人的话把夏池宛打入谷底呢。

    谁知道,这些人的话一出口,却是把他推向了无底的深渊。

    “你们胡说什么!”

    夏子轩怒目而视,因为愤怒,两只眼睛好像林从眼眶里跳出来一般,凶狠无比。

    “夏池宛给了你们多少好处,你们竟帮她如此颠倒黑白。人在做,天在看,当心你们做的孽,报复在你们家人的身上!”

    夏子轩这已经是在警告这些大汉,别乱说话了。

    与夏子轩的激动不同,夏池宛干脆沉默在一旁。

    好在有个黎序之会帮夏池宛说一些她不能说的话。

    “夏公子此话何解?刚才他们说,他们的家人被夏公子给控制了起来,夏公子还说他们做的孽要报复在他们的家人身上,我可否认为,夏公子这是在恐吓他们?”

    黎序之这话一出来,傻子都觉得,夏子轩的话,的确有那个意思。

    “皇上,您定要为草民等做主,救出草民等的家人啊!”

    那些大汉倒是没有理会夏子轩的话,只跟皇帝喊冤。

    “草民等已经中了相府大公子的毒,草民等死不足惜,只望皇上救出草民等的家人。”

    这些脂粉堂的伙计磕起头来,完全不把自己当人看。

    这些个大男人,眼泪止不住地哗哗流。

    不是因为他们真的有多委屈,那是因为他们此时太痛苦,痛苦得不想活了。

    正如他们之前所说的那样,夏子轩后来信不过老伙计,干脆辞退了他们。

    脂粉堂出事之后,这上结伙计更是逃得远远的,就怕被牵连到。

    谁知道,还是逃不过这一场灾劫。

    三个多月前,那个相府大公子突然出现。

    那个时候,他们心里就有了不安的感觉。

    后来,这位相府大公子把他们家里老小都控制起来,甚至还给他们每个人都吞了毒。

    相府大公子只让他们做一件事情。

    那就是他们必须把脂粉堂的事情,完全推到相府二小姐的身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