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石心是个正常的寻常女子,所以无法接受孙坚行的男男爱,而且还是群欢啊。

    石心觉得像孙坚行这样的出身,太不知羞耻,给人丢人了。

    永靖侯府因此会受什么影响,石心并不在意。

    可是孙坚行在相府住了那么久,她只担心事发之后,孙坚行会影响到她家小姐的清誉。

    夏池宛敲了敲石心的额头:

    “你想太多了,我爹能这么干,自是已经有万全之策能够保证孙坚行之事,不会发生在相府里头。”

    她爹可比她要面子多了。

    “小姐,黎公子求见。”

    抱琴红着一张脸,朝夏池宛眨了眨眼睛。

    抱琴这就是羞的。

    任哪一个待嫁的女子,看到了黎序之那作若神邸般的人,都会心动不已。

    “我出去见他。”

    听到黎序之来了,夏池宛的心情止不住雀跃了起来。

    夏子轩的事情,她还真要好好谢谢黎序之呢。

    “黎公子安好。”

    夏池宛看到丰神俊朗的黎序之,也跟着晃了晃眼,大叹,男色误人啊。

    “夏二小姐,夏大公子想见你。”

    黎序之看到夏池宛时,一改平时的冷冽,眼中一柔,似一汪春水一般。

    “他要见我?”

    夏池宛眸子一亮,觉得很是有趣。

    “既是如此,那我向爹只会一声,再与你同去。”

    夏池宛其实也挺想见见被打入死牢的夏子轩。

    当年大将军府的人落得如此地步的时候,夏子轩嘲讽不已。

    如今该是她反嘲讽夏子轩的时候了。

    为此,夏池宛怎么可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夏伯然听到夏子轩要见夏池宛,夏池宛也准备去,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没有多余的话。

    夏池宛眸里闪过一抹疑色:

    “爹,不管怎么样,他也是你的儿子,我的弟弟,你可要宛儿帮你带什么话给他?”

    “不用。”

    夏伯然的态度还是像刚才一样,不冷不热,不淡不咸的。

    “既是如此,女儿先告退了。”

    夏伯然说没有话要带,夏池宛便随黎序之一起离开了。

    死牢重地,阴气重重,到底不是一般女儿家会来的地方。

    所以黎序之是直接陪着夏池宛去死牢看夏子轩的。

    死牢的环境糟透了。

    死牢里不但很昏暗,有厚厚的外墙。

    更重要的是,死牢的空气浑浊得很,又有一股怪味道。

    在夏池宛行走之间,竟然还有嗖嗖飞窜而过的大老鼠!

    “大弟,你要见我?”

    夏子轩一改平日里的潇洒倜傥,头发散乱,似疯子一般披散。

    身上的月牙色衣袍,也变得肮脏不已。

    夏子轩就那么静静地坐在一堆稻草之中,晚上睡觉,便连床被子都没有。

    现在已是深处,晚上夜露寒重。

    没有被子,又在阴森的死牢之中,便是想想,夏子轩的日子不好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