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但如此,云秋琴总觉得那床被子上有一股怪味道。

    这股怪味道,云秋琴说不清楚是猪屎、牛屎还是鸡屎的味道。

    总之,臭得厉害。

    让她盖这样的被子睡觉,她宁可不睡!

    好在,重赏之下必有匹夫。

    因为云秋琴可是拿着一两银子做赏的。

    全新的棉被,不过也只要一百个大钱便能买一床。

    一两银子,都能买全新的十床了!

    一两银子换回来的被子,比之前见到的好多了。

    虽然被套并不怎么好,被洗得发白,可胜在干净啊。

    不过,这床被子是才从别人身上拿下来的,还带了一点别人的体温呢!

    相府这别庄附近,住的百姓的情况似乎都不太好。

    这忙活了好久,才寻到了一床被子,云秋琴跟夏芙蓉都郁闷得紧。

    因着只有一床被子了,两母女只能凑合睡一张床。

    可只要两母女一想到,这床被子曾经被陌生人,而且还是一对夫妻。

    更重要的是,这对夫妻曾在这张被子里做了那啥啥事儿。

    云秋琴跟夏芙蓉别扭到不行!

    可是了累了一天,又忙了小半个晚上,云秋琴跟夏芙蓉总要睡觉吧。

    就这样,在又别扭又累的情况之下。

    夏芙蓉与云秋琴迷迷糊糊睡着了,却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做梦惊醒。

    在这醒醒睡睡的半夜里,云秋琴跟夏芙蓉的精神只是越来越差。

    这睡,还不如不睡呢!

    云秋琴跟夏芙蓉的灾难并没有就此结束。

    此后,总会有那么一、两只鸡啊鸭的,莫名其妙地跑到了云秋琴跟夏芙蓉的房间里。

    然后在这两房间里,拉下了不少的鸡屎、鸭屎的。

    相府别庄,那是用来收粮的。

    用来收粮的地方,又是在乡间,这种情况之下,自然少不了老鼠。

    这老鼠也妙得很。

    以前夏芙蓉跟云秋琴不知是不是运气好,搬来别庄,并没有遇到。

    可自打被子湿了之后,云秋琴跟夏芙蓉就连连倒霉。

    不但屋子里跑来乱拉屎的禽兽、畜牲。

    就连蟑螂、老鼠都跑来跟云秋琴跟夏芙蓉相亲相亲。

    云秋琴,特别是夏芙蓉,哪里受得住这个,整个尖叫不已,精神格外紧崩,就怕不知从哪只角落里,再窜出一只又大又黑的老鼠来。

    云秋琴只能使唤张婆子做苦功。

    张婆子累啊累地喊了半天,却也不见什么效果。

    张婆子还打笑着说:

    “现在这世道,老鼠跟蟑螂都成精了,知道哪个女子的被窝香,好钻啊。”

    云秋琴跟夏芙蓉频频受灾,但是张婆子却没有什么反应。

    云秋琴跟夏芙蓉的吃食,早就不由张婆子打理了。

    可是,最近几天,云秋琴跟夏芙蓉的吃食上,经常会出现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比如说,头发啊,咬不动的皮,甚至还有指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