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对于云秋琴跟夏芙蓉来说,最恐怖的还是指甲。

    就那指甲的大小和形状来判断,云秋琴跟夏芙蓉觉得,那指甲不是手指甲,而是脚指甲!

    最近云秋琴与夏芙蓉并没有修甲。

    那么菜里的指甲肯定不是她们的。

    既然不是她们的,那就是别人的。

    想到别庄的周围,都是一些老实巴交的农民泥腿子,云秋琴跟夏芙蓉的脸都绿了。

    别人睡过的被子,夏芙蓉跟云秋琴都睡不惯。

    别人身体上剪下来的指甲,还是脚指甲给她们饭菜里加料。

    云秋琴跟夏芙蓉岂能受得了?

    明明云秋琴跟夏芙蓉还不确定,这脚指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但是云秋琴跟夏芙蓉已经自行想像,补脑完毕:

    那脚指甲乃是泥腿从剪下来,乌漆漆,指甲里满是指甲泥的脚指甲!

    想到这里,云秋琴跟夏芙蓉齐刷刷都吐了。

    云秋琴跟夏芙蓉甚至怀疑,菜之所以咸,是因为脚指甲那泥,而不是放了盐!

    越是那么想,云秋琴跟夏芙蓉一边吐,一边回忆刚才那道菜的滋鼓掌儿似乎有点怪,还有点臭。

    这下子,云秋琴跟夏芙蓉那是大吐特吐。

    不但吐得厉害,而且还半点东西都吃不进去。

    就连张婆子倒的一杯干净的井水,云秋琴跟夏芙蓉都不敢喝。

    她们俩深怕这杯看似干净的水,其实内有乾坤。

    云秋琴跟夏芙蓉好一段时间,滴水不进,那身子是眼睁睁地看着消瘦了下去。

    在食物及老鼠、蟑螂的几重打击之下。

    云秋琴和夏芙蓉身体、精神都饱受摧残。

    云秋琴跟夏芙蓉几度都以为自己会活不下去。

    当她们俩饿到极点,虽然看到食物就恶心,却又不想饿死,然后哭着把粥吞下去时。

    云秋琴跟夏芙蓉皆觉得无比的委屈!

    原本她们的日子已经开始转好,为何突然变成如此情况。

    云秋琴跟夏芙蓉不傻,知道有人在整自己呢。

    能想到如此损招,跟她们过不去的人,除了夏池宛,不作他想。

    再想到别庄的张婆子,云秋琴跟夏芙蓉毫不怀疑,张婆子就是夏池宛的帮凶。

    “待本夫人风光回到相府,看本夫人怎么剥了张婆子的那张老皮!”

    有人犯了错误,那嚣张的态度是越来越收敛。

    云秋琴则反了一下。

    夏池宛越是压迫云秋琴,云秋琴就越是想反弹。

    所以,以前的云秋琴,都不怎么应夏芙蓉与夏子轩的“娘”。

    可自打到了别庄之后,云秋琴都不计较这个了。

    直到现在,云秋琴直接称自己为“夫人”。

    夏伯然可是跟初云郡主有了婚约,这夫人的位置,已经是初云郡主了。

    云秋琴明明知道这一点,还这么称呼自己。

    想来,她是不愿意承认这位初云郡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