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永靖郡王有何话要说,直接说便是了。”

    孙坚行说走就走?

    她又不是狗!

    “不然的话,又让烈华公主误会什么,便不好了。”

    夏池宛这便是明指昨天的事情了。

    “永靖郡王又不愿意与烈华公主说明白,那么唯有臣女自己放聪明一点,离永靖郡王远一些。”

    说完,夏池宛当着那么多奴才的面,果然退后了三步,与孙坚行保持安全距离。

    那些正在布置喜堂的奴才,一个个压低了脑袋,恨不得直接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才好。

    府里两个主子正在吵嘴,当奴才的难为啊。

    若是听了不该听的,就怕这相府再也容不下他们了。

    “你……”

    孙坚行气结,可他又有求于夏池宛,所以只能忍下这口气。

    孙坚行郁闷地发现,便是他当了郡王。

    他在夏池宛的面前,似乎也没讨到什么便宜。

    “你跟太后可曾说了什么?”

    一听夏池宛被太后宣进了宫,孙坚行一个心慌。

    夏池宛那张嘴巴有多厉害,孙坚行是领教过的。

    至少孙坚行每次相害夏池宛,最后都不成功,反是被夏池宛泼了一身的脏水,说也说不清楚。

    “太后问的,臣女自然都说了。”

    夏池宛很是冷静地回答道。

    现在知道怕了?

    只可惜,晚了!

    “你!”

    听到夏池宛似糊涂,又似明确的回答,孙坚行更加气得厉害。

    “夏池宛,你以为你玩儿得过我?!”

    他现在可是郡王,以后他定要想办法建立功勋,坐上王爷的位置!

    “永靖郡王的记性真不太好,似乎直到今天,您都不曾赢过我?”

    夏池宛抬起头,嘴角一勾,脸上出现了一丝邪魅之气。

    “你……”

    孙坚行突然说不出话来。

    的确,每一次他对夏池宛的算计,不但没有成功,最后输得最惨的那个人,永远都是他。

    “夏池宛,你终于承认了,你终于承认,一直以来,都是你在害我了!”

    孙坚行想到之前的事情,很是委屈,又恨得厉害。

    夏池宛如今承认了,那么他是不是可能把夏池宛碎尸万段了。

    “哎,永靖郡王不但脑子不好使,便连耳朵都不好使。”

    夏池宛摇了摇头,很是可惜地看着孙坚行。

    “您是郡王,便是以前也是侯爷。臣女不过是区区县主罢了,怎么是臣女害您呢。臣女说的是,当日你向老夫人告状,又想让臣女把你介绍给七皇子与十五皇子的事情而已。”

    “臣女出门多时,有些疲乏了,无告辞了。”

    夏池宛规规矩矩地向孙坚行行了一个礼之后,便带着太后的赏,便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可恶!”

    孙坚行早就想动夏池宛了。

    可是夏池宛刚才的话提醒到孙坚行,夏池宛可是县主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