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有劳郡主关心,好一些了。”

    当然,夏池宛这说的是场面话。

    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昨天身上的伤,给夏池宛的感觉,那是加重了。

    至少身上的伤,疼痛感绝对是更加明显了。

    “赶紧扶着你们家小姐一些,莫让她再伤到了。”

    初云郡主不是傻子,分不清什么是场面话,什么是真假。

    “你若不介意的话,我叫你一声池宛吧。”

    以前初云郡主唤夏池宛,最多也是一声二小姐,毕竟不熟、不亲啊。

    因着夏池宛昨天的举动,初云郡主对夏池宛更亲一些了。

    对于初云郡主的提议,夏池宛点了点头。

    看到初云郡主好似有话要说,夏池宛看了石心一眼。

    石心跟抱琴都极有眼色的,找了“活儿”,便暂时离开夏池宛的房间。

    于嬷嬷自然也不会留下来,给两人把风去了。

    “昨天的事情,要谢谢你。”

    房间里只剩下夏池宛跟初云郡主的时候,初云郡主的态度稍冷了一些。

    若不是夏池宛,初云郡主的肚子早就保不住了。

    若是如此,初云郡主对夏池宛都不好的话。

    那么相府里的奴才看到这一情况,会如何想初云郡主。

    身为上位者,必须要做到赏罚分明。

    否则的话,必定是难以服众。

    “郡主何必如此说,你该清楚,我只是为了救自己。”

    初云郡主喜欢夏池宛的爽快,夏池宛何常不欣赏初云郡主的直来直往。

    就她们俩的关系,要做到相亲相爱,真的有点困难。

    云千度算是初云郡主这辈子最大的污点。

    身为韦爵爷的女儿,皇帝宠爱的皇妹。

    初云郡主这二十几年来,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唯有在看上夏伯然这件事情上,栽了一个大跟斗。

    初云郡主一直不肯嫁,除了对夏伯然是真喜欢之外,何尝不是在赌一口气。

    初时的时候,因着初云郡主小,所以这几年便过去了。

    彼时的时候,初云郡主听到夏伯然跟云千度的关系似乎并不怎么融洽。

    初云郡主就像是求生者,看到了希望的出口一般。

    直到云千度死了,初云郡主便觉得,夏伯然总要属于自己了。

    这一拖,便是整整十四年。

    “我知道。”

    看到夏池宛如此坦白地说话,初云郡主眼里对夏池宛的欣赏,变得纯粹起来。

    如果夏池宛不是云千度的女儿,初云郡主觉得,自己定会把夏池宛当成自己亲女儿般看待。

    初云郡主不得不承认,夏池宛很聪明。

    明明都还没有影儿的事情,夏池宛却能以最快的速度,判断出自己接下去要做的事情。

    “昨天你如何看出我怀有身孕?”

    初云郡主现在最想解决的便是这个问题。

    她跟于嬷嬷都想不通,便来问夏池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