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池宛将夏芙蓉与夏雨欣合谋欲害初云郡主的事情,告诉了黎序之。

    “陶姨娘素来是斗不过云秋琴的,所以这件事情的源头,还在云秋琴的身上。”

    夏池宛是结合上辈子的经验,才猜出,云秋琴的背后或许还有一个人。

    子不语怪力乱神。

    所以夏池宛暂时还没法儿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只说,云秋琴该是有帮手。

    “的确,这个云秋琴是挺不简单的。”

    听到夏池宛的话,黎序之完全同意。

    “云秋琴不是一个善罢干休的人,多盯着她总是不会错的。”

    夏池宛又补充说道。

    “宛儿有令,不敢不从。”

    黎序之在夏池宛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发出“啵”的声音。

    黎序之越是跟夏池宛亲近,便越是不想放开抱着夏池宛的手。

    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真想就这么抱着夏池宛直到天荒地老。

    “别闹了。”

    被黎序之占了那么多的便宜,夏池宛也会不好意思的。

    夏池宛一想挣开,便不由自主地动了自己的背。

    这么一来,可算是好了,牵动了背睥伤。

    “吡……”

    夏池宛一声倒抽气,漂亮的小脸皱成了包子。

    “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又不会跑,随时任你扑。”

    黎序之一边心疼,一边打趣儿道。

    “谁心急了,谁激动了,谁要扑倒你了!”

    夏池宛都想骂黎序之不要脸。

    哼,男人都是一个德性,到了床上,说的皆是些荤话。

    “是是是,我心急,我激动,我想扑倒你成不成?”

    黎序之轻轻揉着夏池宛的背。

    夏池宛的衣领微微敝开,黎序之没能顾上夏池宛胸前的美景,只看到了夏池宛青紫的背。

    一瞬时,黎序之的心便像是被人紧紧给揪住了一般,疼得厉害。

    原来,他的宛儿,竟然伤得如此重。

    “可还疼。”

    黎序之终于尝到,那种恨不能替爱人受苦的感觉了。

    在没遇到夏池宛之前,他有时会觉得,世上哪儿有爱。

    若是真有爱,他娘便不会死得那么惨,他爹不会依然风光地拥着家人。

    更别提,那些族人的恶意追杀。

    自然的,生死相许在黎序之的眼里,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

    没成想,年少时的偏激,偏偏终于尝到了情之滋味儿。

    明明晓得了可能是万丈深渊,黎序之还是甘之如饴地跳了下去。

    “其实已经好很多了。”

    黎序之那疼惜的表情让夏池宛觉得,身上的伤,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七皇子说要帮我向你提亲,你可愿意?”

    黎序之想起了正事儿。

    夏池宛脸一红,但还是坚定地点点头:

    “自然愿意,若是不愿意,早将你这个采花贼打出去了。”

    夏池宛也不想矫情,她的确是喜欢黎序之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