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池宛不是没有想过,直接杀了云秋琴,一了百了。

    只不过,云秋琴背后的人不揪出来,夏池宛岂能放心要了云秋琴的命。

    夏池宛不但担心,自己要了云秋琴的命会坏了大事。

    更担心,云秋琴背后的人,会干脆直接利用云秋琴的死,置她于死地。

    夏伯然也算是精明了,云秋琴背后有人,夏伯然甚至都没有发现。

    夏池宛已经肯定,云秋琴背后的人,夏伯然定是不知道的。

    若是那背后之人,与夏伯然有关,那人该更信任夏伯然才是。

    如此一来,夏伯然宠初云郡主肚子里的孩子都来不及,怎会除了那孩子。

    尤其是云秋琴在初云郡主身边安插眼线的事情,更是让夏池宛惊疑不已。

    这眼线都安插到韦爵爷府里去了,那人都快有通天本事了。

    若不是有通天的本事,初云郡主怎会不知,自己的亲信里有奸细?

    正是因为云秋琴背后之人太厉害了。

    所以夏池宛才会考虑到,那人会不会借用云秋琴的死做伐子对付自己。

    为此,夏池宛决定,一动不如一静。

    至少,不能由她先动。

    由初云郡主盯着云秋琴,那么她便可分神观察云秋琴把那背后之人揪出来。

    云秋琴在永靖侯府安插桩子,在夏池宛的眼里,那只是小把戏。

    老侯爷夫人对夏伯然的影响,但凡与夏伯然亲一点的人,都晓得。

    可是,云秋琴在初云郡主甚至是韦爵爷府安插眼线,那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夏池宛又想到,上辈子被周玄启的人在大将军府搜出的通敌判国证据。

    原本,夏池宛就有怀疑,大将军府里也有了别人的桩子。

    这些眼线、桩子加在一起。

    不知怎么的,夏池宛竟然不自觉全都按在了云秋琴一个人的头上。

    这么一想,夏池宛顿时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她本以为,上辈子大将军府的灭亡,纯粹是周玄启的心理作祟。

    怕大将军府功高震主,威胁到周玄启的江山。

    现在想想,似乎并不是那么一回事情。

    大将军府的灭亡,指不定还有云秋琴的什么事情。

    云秋琴好歹也是从大将军府里出来的。

    是她外祖父赐云秋琴生命,给云秋琴吃,给云秋琴喝。

    哪怕她外公没有太过管云秋琴的死活,但是也绝对没有虐待过云秋琴。

    若是如此,云秋琴竟狠心到恨不得整个大将军府去死。

    那么云秋琴的险恶毒心,夏池宛便无话可说了。

    但凡是威胁到大将军府的,夏池宛通通都要拔除。

    为了自己与大将军府的安全,云秋琴背后之人,夏池宛是非揪出来不可。

    这当中,自然少不得要让初云郡主甚至是爵爷府出力。

    “你说的那个女人,指得是那个被贬成通房的云秋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