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初云郡主身份高,出嫁后,又有于嬷嬷照看着。

    单就初云郡主的身份,初云郡主出嫁后,那男人若想欺初云郡主,还是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所以,在初云郡主当姑娘的时候,韦爵爷护初云郡主护得紧。

    但凡哪个小妾对初云郡主生起一丝不好的心思。

    不管是被初云郡主还是被韦爵爷给发现了,这些小妾都讨不到好。

    所以初云郡主所接触的阴私,与夏池宛接触得相差十万八千里。

    可以说,初云郡主的一生在天,夏池宛的一生在地。

    夏池宛淡然地笑了笑,为自己跟初云郡主倒了一杯茶。

    “说了你便信了?”

    夏池宛跟初云郡主提的乃是,初云郡主之所以能嫁夏伯然,全靠夏池宛。

    “若是在你初嫁相府,我告知你此事,你必会以为我夸大了自己的能耐,不过是希望你承我的情,讨我的好,让你偏向我,对付那些庶子可是?”

    初云郡主不语。

    的确,要是她初入相府,夏池宛跟她说这番话,她必会轻看了夏池宛。

    “更何况,让你嫁进相府,便是希望你压制住云秋琴。”

    说了良久,夏池宛有些口渴,甘甜的茶水饮入喉间,甚是滋润。

    “要坏了你对我的第一印象,我再说云秋琴是个难缠的主儿,你会信?”

    一步错,步步错。

    所以面对初云郡主,夏池宛是急不得,燥不得。

    真如初云郡主所想的那般做,初云郡主必会轻视云秋琴到底。

    那个时候,初云郡主再被云秋琴赶下台,让云秋琴坐上相府主母的位置,她当真是愧对苍生让她重活一世的机会。

    “你便是吃了云秋琴的一次亏,都没把云秋琴放在眼里。云秋琴还未对你做什么,我说云秋琴是个狠的,你怕是要笑掉了大牙。”

    云秋琴藏得如此之深,若不是她有重生的机会,怎能知晓。

    便连权倾朝野的相爷大人,夏伯然不也不晓得云秋琴的真面目吗?

    夏池宛这么一分析下来,初云郡主是完全信服了。

    因为夏池宛所假设的情况,初云郡主一想,便知道,自己必做得出如此的事情来。

    “云秋琴当真这么难对付,不如找个由头,杀了她。”

    初云郡主心里微烦,不想留云秋琴的活口。

    夏池宛摇头:

    “不可。”

    “为何?”

    初云郡主皱着眉毛看夏池宛:

    “你不舍?”

    云秋琴是夏池宛的小姨,这一点,初云郡主知道。

    夏池宛冷笑不已:

    “舍不得?我巴不得她不得好死。”

    “那你……”

    夏池宛眼里的恨意让初云郡主惊住了。

    在夏伯然的眼皮子底下,夏池宛是受了云秋琴何等的罪,才能对云秋琴如此恨之入骨?

    云秋琴被夏伯然下药一事,初云郡主不相信夏池宛不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