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就表面看来,云秋琴在相府算是奇惨无比了。

    偏偏,夏池宛的一双眼睛从来没有放过云秋琴。

    这才导致,云秋琴一有动作,夏池宛马上能把云秋琴给揪出来。

    “既能被韦爵爷派来跟在你身边入府的那些奴才,必是爵爷府的老奴才,家生子了。”

    初云郡主脸色一变,点点头。

    正因韦爵爷都信那些奴才,事情一发生,初云郡主根本就没往自己的人方面想。

    因着那时候,夏芙蓉往初云郡主这儿跑得勤了些。

    初云郡主一开始还怀疑,是不是夏芙蓉偷听到了她与于嬷嬷的谈话。

    “你能嫁我爹,也是我最近才起的意。那么,云秋琴怎能在你的身边安插眼线?”

    要说买通。

    家生子,老奴才。

    这感情颇深的,当真不是几百白银能买得通的。

    要不是买通的,便是打从一开始便安插的。

    如此一来,问题便大了。

    如果说,云秋琴在初云郡主的身边安插眼线,那是因为初云郡主要嫁给夏伯然的话。

    那么早以前,云秋琴怎么就已经怀疑上,初云郡主必与夏伯然有纠缠呢?

    韦爵爷与大将军府之间的关系,云秋琴必然也是晓得的。

    所以,云秋琴必能肯定,便是云千度已经死了,初云郡主都不可能嫁到相府来。

    这么一来,云秋琴因夏伯然的关系,在初云郡主甚至是爵爷府安插眼线的理由便不成立了。

    云秋琴既不是为情所困,那么爵爷府有云秋琴的眼线一事,就显得可怕极了。

    初云郡主一个哆嗦,立马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你的意思是……”

    “云秋琴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夏池宛言之凿凿地说着:

    “她在大将军府不受宠,所以不管是人力、物力都不足矣达到这个水平。”

    云秋琴现在所拥有的,绝对不是出自于大将军府的手笔。

    夏伯然对后宅之事再不上心,也不可能放那么多权力给云秋琴。

    那么云秋琴所有的一切,就来自于另一个高人。

    “这云秋琴到底想做什么!”

    初云郡主彻底怒了。

    一个小小的婢妾,也敢在爵爷府安插眼桩,当真是狗胆包天。

    “怕只怕,她想做的太多。”

    夏池宛脸色一沉,对于云秋琴这个人物,也不好轻易下判断。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初云郡主吸了一口气,严肃地看着夏池宛。

    “看来,我该见见我爹了。”

    原本初云郡主是想要自己把那个内鬼给找出来的。

    可被夏池宛那么一说,初云郡主便发现,事情牵扯起来,似乎挺大的。

    她身边有内鬼,怕只怕,爵爷府还有其他的内鬼。

    这么一来,她必要向她爹打个招呼。

    万一被有心人陷害,对于爵爷府来说,也是灾难一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