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到夏池宛的话,扑在国公太夫人怀里的夏雨欣差点没想笑。

    让国公太夫人加避,夏池宛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夏池宛当真以为,太后那么一掌,便要护她到底?

    想得倒美!

    夏池宛并不理会夏雨欣的心理,而是看向了奴才。

    “怎么一回事情,怎让客人入了此地,相府的规矩何在?”

    客人入府,自然有奴才通禀。

    这国公太夫人,那是未得主人允许,便闯进府来。

    “相府当真是好大的规矩,我国公太夫人想来,怎么来不得了?”

    国公太夫人本来是怀着某些目的才来帮夏雨欣与陶姨娘撑腰的。

    可就夏池宛那目中无人的态度,完全把国公太夫人给刺激到了。

    那些个小辈见了国公太夫人,哪个不是对国公太夫人规规矩矩,小心奉着的。

    “便是相府再小,那也非国公府的地盘儿。未经主人允许,国公太夫人善闯,难不成还有理了?”

    别人怕了国公太夫人,初云郡主可不怕国公太夫人。

    可以说,韦爵爷有多讨厌国公太夫人,初云郡主便也有多讨厌。

    本来,初云郡主便容不下夏雨欣,不喜陶姨娘。

    现在一看这情况,夏雨欣与国公太夫人似乎扯牵颇深。

    如此一来,初云郡主已经开始考虑,怎么寻个由头,把夏雨欣赶出相府了。

    要是国公太夫人时不时借着看夏雨欣与陶姨娘的由头,来相府称王称霸。

    她必然有气,这对肚子里的孩子可不好。

    国公太夫人一听初云郡主的声音,心里微怂,更怒了。

    这韦爵爷府天生与国公府不对盘。

    当然,国公太夫人当然清楚这其中的原因。

    不过,国公太夫人活了一大把年纪,在国公府又是一言堂,怎么可能承认当年是自己的错,才造下了国公府与韦爵爷府的孽。

    所以,说起这段孽缘,国公太夫人一直都在怪是韦爵爷太过小人,斤斤计较。

    韦爵爷不是个好的,韦爵爷宠得紧的初云郡主当然不是个好的。

    初云郡主能得韦爵爷的喜,除了她是韦爵爷的小女儿之外。

    更重要的是,初云郡主很多脾性,跟韦爵爷特别像。

    尤其是讨厌国公府这一点,都不需要韦爵爷教,初云郡主也恨得紧。

    因此,国公府的人,在初云郡主的面前,就吃过不少的亏。

    国公太夫人敢这么来相府,本以为,初云郡主作为新妇。

    那么初云郡主多少该顾着她在夫家面前的形象才是。

    没成想,歪种就是歪种,一点体面都不在意。

    “国公太夫人当真是好大的派头,是想去哪儿便去哪儿啊。活了一把年纪,当真是视俗物为无物,连规矩通通都不要了。”

    初云郡主睨着眼睛看国公太夫人,当真是一点尊敬都没有,说的话还呛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