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了夏池宛的话,便连夏伯然都变得硬气起来。

    不错,国公府在大周国,地位颇高,影响颇深。

    如果换作其他时候,国公府定是夏伯然巴结的对象。

    可是,离开京都城的国公太夫人,竟然对他相府里的事情了解这么清楚。

    这说明什么?

    至少国公太夫人没对相府安什么好心。

    夏伯然原本还心喜与夏雨欣、陶姨娘与国公太夫人的熟稔。

    不过现在,夏伯然气得厉害。

    要不是国公太夫人有心要打探相府的事情,便是夏雨欣跟陶姨娘这两个没脑子的,将相府的事情都说了出去。

    “今天看门的是何人,国公太夫人来了,也不通报一声,打顿板子,发卖出去。”

    夏伯然也不给国公太夫人说话的机会,直接将看门的给发卖了。

    夏伯然的小心思再多,这相府的面子,对于夏伯然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既然国公太夫人当着女眷的面,直接驳了夏伯然的面子。

    那么,夏伯然面对国公太夫人的时候,自然没有恭敬到哪里去。

    国公太夫人眼睛一眯,税不可挡。

    除了韦爵爷跟初云郡主敢跟她这般说话之外,夏伯然算是第一人了。

    哼,不过就是娶了初云郡主,还以为能借到初云郡主的风,敢这么跟她说话!

    “是,相爷。”

    管家擦了一把汗,今天看门的,完全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国公府的人,一来到相府便强势得不行。

    倒不是相府里的人不想挡,而是完全挡不住。

    当然,管家十分清楚,相爷打卖了那个看门的奴才,完全是为了打国公太夫人的脸。

    要不是国公太夫人仗势欺人,强闯相府,事情怎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相爷好大的架子,你这可是要打老身的脸面?”

    国公太夫人偏要拦住了管家,不让管家打卖了那个奴才。

    要是今天这件事情,她镇不住,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她办起来便不容易。

    小小一个相府,国公太夫人还未必看在眼里。

    只是,为了未来的荣华富贵,那人说了,此事势在必行,必要让夏伯然听命于她。

    “怎么会,国公府乃是功勋世家。国公太夫人又是最尊礼守节之人,自然不会做出善闯相府如此失礼的事情。不但丢了国公府的脸,更是失了您太夫人的身份。”

    夏伯然浸淫官场那么多年。

    骂人不带脏字儿,夏伯然自然是信手拈来。

    国公太夫人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挡着相府奴才、主子的面,摔了夏伯然的脸面。

    便是夏伯然之前有心与国公府交好,现在必也歇了这个心思。

    视你为刍狗的国公府,任凭它再厉害,夏伯然也不稀罕。

    国公太夫人一吸气,怎么也没有想到堂堂相爷,会说出这般尖酸刻薄的话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