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便是国公太夫人身边的婆子再怎么厉害,管家是男人,婆子是女人。

    一个婆子拦不住管家,自然会有第二个婆子。

    不过,这里到底是管家的地盘儿。

    小小两个婆子,岂能难为住管家。

    “既然两位大姐体形庞大,拦住了我的去路,我倒是可以帮两位一把。”

    管家的话让两个婆子气红了脸。

    两婆子年轻的时候,模样那也是好的。

    可是生了孩子之后,那身子便走了样。

    但凡是女人,就没有不在意男人说自己丑的。

    管家可不管两个婆子的这些女人心思,直接唤来几个小厮,把那两婆子拽了一把。

    年轻小厮那么一拽,那婆子不敌,自然摔倒在了地上。

    管家也是个狠的,直接从两婆子的头上,跨步而过。

    反正在大周国,男尊女卑。

    便是从两个婆子的头顶跨过,管家也不觉得有什么。

    就他家相爷的态度,与国公太府交好,那是万万不可能了。

    夏伯然想要在国公太夫人的面前立威,管家怎么可能猜不出来叫。

    “啊!相爷饶命!相爷饶命!”

    一会儿功夫,在陶姨娘的院落里,传来了看门奴才的求救声。

    “相爷,不是奴才不想拦,而是奴才拦不住啊。”

    管家十分有眼色,这看门的奴才那是用来打国公太夫人的脸的。

    便是这奴才最后不能留在相府里,相爷也会拿一笔银子打发了。

    所以,管家给执杖的两个奴才使了一个眼色。

    执杖的两个奴才,给看门奴才足够的“申诉”时间。

    当看门奴才说明,是国公太夫人无礼,善闯相府,霸道专横,他完全是无辜的。

    接着,两执杖小厮才开始打。

    这杖落在看门奴才的身上重不重,里屋的夏池宛不晓得。

    夏池宛唯一晓得的是,那个奴才的叫声绝对够惨。

    不晓得的人,还以为拿那奴才下油锅了。

    随着那看门奴才的申辩话越多,绕是再淡定的国公太夫人,也是脸色大变。

    国公太夫人这次归家,那是要“做大事”,“成大业”的。

    想不到,才回到京都城,想办的第一件事情,便办砸了。

    不但如此,她还被后生小辈,狠狠地打了脸,而发作不得。

    “好了,本相不信,国公太夫人是如此蛮横跋扈的人。”

    面对看门奴才的“叫屈”,夏伯然十分大肚的“不相信”。“相信”了国公太夫人的“清白”。

    这信比不信,更让国公太夫人丢脸。

    “把他拉下去吧,省得污了国公太夫人的耳朵。”

    打国公太夫人的脸打得差不多了,夏伯然才打发了那个看门奴才。

    这个时候,国公太夫人的脸都有些发白了。

    国公太夫人发现自己到底是老了老了,何时也会妇人之仁,心慈手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