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到国公太夫人的叫嚣,初云郡主第一个耐不住脾气,叫了出来。

    “便是陶姨娘真是你的干孙女又如何。要知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如今,陶姨娘就是相府的人!”

    初云郡主相当厌弃地看着国公太夫人。

    她算是越发明白,自己的爹为何如此讨厌国公府的人,尤其是这个国公太夫人。

    倚老卖老的东西,不要脸。

    “姨娘就是妾,妾是个什么东西,那就是个玩物,是个奴才!”

    初云郡主挡在了夏池宛的面前,不让国公太夫人瞪夏池宛。

    夏池宛现在可是相府唯一嫡出的小姐,怎容他人欺凌。

    夏池宛被欺负了,那绝不是夏池宛一个人的事情,而关系到整个相府地位的大问题。

    “既然是个奴才,主子愿意怎么招怎么招,便是将她打发卖了,那也是我们相府的事情。国公太夫人为一区区一个奴才讨公道,本宫才知道,原来国公太夫人是这般有正义感的人啊!”

    初云郡主这话说得就够讽刺了。

    韦爵爷跟国公太夫人之间的事情,初云郡主是知道的。

    韦爵爷打从一开始便告诉初云郡主,他与国公太夫人的恩怨。

    当初,怎么说,被韦爵爷看上的那个也是国公府的旁系嫡女。

    跟国公太夫人的关系,肯定比陶姨娘与国公太夫人的关系亲啊。

    那个女人若嫁给韦爵爷,那便是正妻!

    偏偏国公太夫人不乐意,把那女子嫁给了旁人。

    那女子最后被折磨而死,国公太夫人吭都不吭一声。

    如今倒是为了陶姨娘这个“干孙女儿”叫屈来了。

    国公太夫人到底是真菩萨心肠,还是假满怀恶毒?

    那旁系嫡女之事,也算是国公太夫人心里的一根刺了。

    当然,国公太夫人不会认为自己错了,只觉得那个旁系嫡女当真无用,不配做国公府的人。

    要不是因为她,怎会惹来韦爵爷这么一个大麻烦。

    如今,又再次被初云郡主拿出来大作文章,让国公太夫人那个叫难堪啊。

    其实,夏池宛对国公太夫人与韦爵爷之间的恩怨并不是十分了解。

    只不过,依着上辈子的经验,晓得云秋琴必会被国公太夫人捧到名正言顺为相府主母。

    所以,这辈子,夏池宛先下手为强,提前帮自己的爹娶了个续弦归家。

    这个续弦,必要能与国公府抗衡。

    夏池宛哪里想到,初云郡主的身份与性子,简直是老天爷为她创造的一般。

    初云郡主一出口,那是完完全全就把国公太夫人给压制住了。

    初云郡主深知国公太夫人的过去,刺起国公太夫人来,太方便了。

    小口一开,便能举出一堆例子来证明,国公太夫人是一位“慈善”的长辈。

    初云郡主一口一个妾,一个奴才的,把夏雨欣母女俩刺激得够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