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若是夏池宛当真当着奴才的面,教训了陶姨娘,他这个当爹的,自然是面上无光。

    夏伯然所指的母亲,当然就是初云郡主了。

    夏池宛摇了摇头:

    “郡主初怀身孕,若是这些小事烦着郡主,宛儿怕……”

    夏池宛话没说话,可是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夏池宛之所以处处忍让陶姨娘。

    一来是为了顾夏伯然这个当爹的面子。

    二来是不想劳烦初云郡主这个孕妇,怕初云郡主为此待小事伤身劳心。

    万一伤到初云郡主肚子里的孩子,夏池宛的罪过就大了。

    夏池宛的三言两语,一下子使得夏池宛在奴才心里的形象,骤然变得高大无比。

    之前还觉得自家二小姐太过跋扈,连姨娘长辈都不放在眼里的奴才们,眼里露出了惭愧之色。

    都听二小姐院子里的人说,二小姐是个性子好的。

    以前只是听说,当不得真。

    如今,他们可是实实在在,听到和看到的。

    那陶姨娘日日端着那样子,分明是让他们误,二小姐是个横的。

    二小姐为了相爷及郡主夫人,对陶姨娘也是颇多忍让。

    二小姐还没觉得委屈,这陶姨娘倒是投缳自尽了。

    这个时候,不少人都有些反应过来了。

    要是陶姨娘当真不想活了,就该静悄悄地投缳自尽。

    至少也得找一个不容易被人发现情况的时机,再投缳自尽。

    陶姨娘偏要找这么一个时间,而且,陶姨娘这边才出事,国公太夫人后边才赶到了。

    一下子,相府里的奴才便想到了,后宅女子惯用的伎俩。

    一哭,两闹,三上吊!

    只不过,这陶姨娘好手段。

    这后宅女子的三**宝,人家都是顺着来的。

    偏偏陶姨娘反背道而驰之。

    在一般人的眼里,女子唯有遇到天大的冤屈,才会选择自尽来以示清白。

    所以,当一个女人当真用如此激进的手段,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时。

    一般的人,都不自觉会偏向这个寻死的女子。

    陶姨娘在相府奴才的眼里,素来形象也算不错。

    当然,这也是陶姨娘的故意而为。

    毕竟陶姨娘也得为自己他日当上相府主母,好好铺一番路出来。

    为此,今天陶姨娘一出事儿,相府的奴才,不由得偏向了陶姨娘。

    夏池宛正是风头正盛的时候,便连太后都赏识夏池宛。

    正因为夏池宛太风光了,陶姨娘又投缳自尽。

    正常人的反应,必是夏池宛这个嫡女,不喜爹身边的小妾,故意为难。

    相府奴才情况的变化,身为人精的国公太夫人当然是全都看在眼里。

    国公太夫人不屑地看了陶姨娘一眼。

    原本以为,这个陶惠心乃是陶老尚书的嫡次女,该是有些慧心兰质。

    没想到,也不过是块不可雕的朽木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