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伯然想了想,皱皱眉毛,没有说话。

    初云郡主淡然地说道:

    “那个时候,本宫与相爷的心思,全都放在了陶姨娘的身上,并未注意到你。”

    初云郡主的意思是,我的确没看到你笑,但我也没有看到你没笑。

    “小五你当真是恨毒了我啊。”

    夏池宛苦笑不已,自嘲地说道:

    “也怪我太过关心你。一听闻陶姨娘出事了,人人关心陶姨娘现况如何。我却想到,陶姨娘出事,你是何等的心焦,这才无意,撞破了你的笑。”

    夏池宛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心上,抚了抚,仿佛此时夏池宛的心正承受着具体的痛苦。

    “五年前,我可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娘亲如何离世。那种痛和怕,我懂,直到今天,那种恐慌感,一直都留在我的骨子里。”

    夏池宛的声音里,带着浓重的沉痛声。

    但凡有一点血性的人,自然是能理解亲眼看着至亲死去的那种痛彻心扉。

    “我是担心你一人独自承受那样的苦,才多关心你几分。实在是因为初见你的笑,太让我失望与痛心,我一时忍不住才打的你,不成想,偏因此,你便恨死了我。”

    在场一些妇人,听到夏池宛哀痛的话语,不自觉,呼吸一紧,鼻子一酸,眼眶湿润了起来。

    “你说石心与抱琴是我的大丫鬟,所以事事偏着我。可我却不能说,爹与郡主是你的人,所以偏着你。爹与郡主自是明辩是非之人,看见便是看见,未见便是未见。”

    说着,夏池宛无奈地摇摇头。

    “若是被爹瞧见了你的那个笑,爹乃是大孝之人,必也会出手罚你。爹是男人,我却是女子,若是爹出手,你脸上的伤,自然会更严重。”

    夏池宛先是重重地吐了一口浊气,然后又深吸了一口。

    夏池宛那沉重的样子,仿佛那一呼一吸之间,都生生折腾着夏池宛的身子。

    “你是我的妹妹,你恨毒了我,我却不愿意见你受重伤。我是爹的女儿,也是你的姐姐,所以我庆幸,那一巴掌是我打的。”

    夏池宛这话一说出来,就有点莫明其妙的味道了。

    夏池宛打了夏雨欣,跟夏伯然有什么关系?

    初云郡主最先反应过来,颇感安慰地点点头:

    “池宛果然是大孝的孩子,这份心,难得了。相爷是个有福的,我能成为你的母亲,亦是个有福的。”

    夏伯然一品,也明白了夏池宛话里的意思。

    夏池宛打了夏雨欣一巴掌,夏雨欣便死揪着夏池宛不放,把夏池宛当成杀父仇人一般。

    试换想。

    要是刚才那一巴掌乃是夏伯然为了教训夏雨欣打下去的。

    那夏雨欣是不是也恨不得夏伯然这个爹去死呢?

    “孽障,宛儿身为你的嫡姐,出手教训你是为你好,你竟存如此歹毒之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