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对了,陶尚书。”

    管家突然抬起头,对陶永正又补充了一句。

    “因着不晓得五小姐什么时候才愿意回来,指不定五小姐就愿意跟陶二小姐在一起,直到她出嫁为止。”

    说着,管家看了一眼那个低头不语的陶惠心。

    “相爷疼五小姐疼得紧,也不愿意勉强五小姐。若当真如此,相爷也唯有心疼,成全了五小姐。不过,五小姐出嫁之前,还望陶尚书来打个招呼,五小姐的嫁妆,相府自然会准备齐全了。”

    相府怎么就不管五小姐的死活了。

    吃的用的,相府一样都不缺着五小姐的。

    便是五小姐出嫁了,相府也绝对会给五小姐准备好嫁妆!

    “敢问陶尚书,可还有什么赐教?”

    交待完一切,管家正正式式地福了福身,九十度大鞠躬。

    这面子,相府与管家,算是给陶永正十全了。

    就管家的做派,陶张氏立马觉得不好。

    他们可是找上门儿来算账的,且当着所有人的面数落了夏相爷的错处。

    相对于他们的“坦白”,管家的态度,算是恭敬谦和多了。

    礼多人不怪。

    管家那一九十度的大鞠躬,鞠得那个叫妙不可言,妙笔生花啊。

    陶永正被自己的口水咽住了,没接上管家的话。

    管家看到陶永正不接话,便说道:

    “我家相爷近日身子不适,若是无事,还望陶尚书莫要扰了相爷的清修。”

    “胡说,相爷分明是做贼心虚,在躲我陶尚书府的人。今日上早朝之是,本官瞧见夏相爷的身子明明是好的!”

    陶永正立马揪住了管家话里的小鞭子,指责夏伯然说谎躲闲。

    “陶尚书说得不错。”

    面对陶尚书不客气的话语,管家那个态度叫好啊。

    “只不过,今日我家相爷实则是带病上朝。回府后,病情稍稍加重,这才不能出来见客。”

    管家话还没说完,相府大门便走出一个背着药箱的人来。

    看这情形,不用多说,此人必是大夫。

    管家前脚还在说,相爷病了,这大夫后脚便出来了。

    很明显,这大夫进相府,乃是为了相爷诊病。

    “我家相爷如何了?”

    管家十分“关心”地又问了大夫一遍。

    大夫道:

    “相爷乃是昨日气火攻心,又憋闷不发,今日才元气稍泄,身子败弱。只要相爷好好休息,莫要再被气到,静心休养,喝几贴药,倒也能好起来。”

    “在劳大夫了。”

    管家向大夫拱了拱手,然后命人送大夫离去。

    相爷气火攻心,憋闷不发,今天才会被病缠身?

    只需要静心休养,喝些药,不再被气到,便能好?

    相爷为何会气火攻心,是谁气着相爷了?

    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对准了陶惠心。

    陶惠心昨日被相爷赶出府,今日相爷便病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