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石心自然是知道自家小姐的心思,故而一笑,问道。

    夏池宛白了石心一眼,这个丫头,竟然还敢笑话于她。

    “不戴了,指不定待会儿有人来。”

    现在的夏池宛,到底是不自由。

    万一突然冒出来的东西,被人传成私相授受便不好了。

    尤其,在相府里,还有云秋琴这条毒蛇,时时盯着自己。

    “小姐可是舍不得,怕弄坏了?”

    抱琴也跟着笑话夏池宛。

    自家小姐平日里都太过严谨了,唯有提到黎公子,脸上才有一抹羞涩,如同一个正常云英未嫁的闺中女子。

    两丫头心疼夏池宛,所以自是拿黎序之打趣儿。

    不过,石心跟抱琴都是有分寸的主儿。

    除非情况必然安定,否则的话,倒也不会轻易提到黎序之的名字。

    毕竟人言可畏。

    夏池宛这边气氛融融,夏芙蓉那边就显得有些阴沉了。

    “娘,可有办法弄死夏池宛那小贱人?”

    白日里,夏芙蓉虽然没有什么表示,心里却是恨上夏池宛的。

    如果今日得了初云郡主眼的人是她夏芙蓉的话,那么夏池宛的那些东西,都该是她夏芙蓉的。

    “弄死她?”

    几次事情,夏芙蓉也自是见识到了云秋琴的本事。

    既然云秋琴那么有本事,为何不直接把夏池宛那个小贱人弄死呢?

    “不行,她还不能死!”

    云秋琴心里有自己的魔障。

    直到今天,云秋琴还不曾赢过云千度,所以她必要让自己的女儿赢过夏池宛。

    否则的话,云秋琴晓得,直到自己闭眼的那一天,含在喉间的那口气,她却是吞不下去的。

    “为什么!”

    夏芙蓉想不通地看着云秋琴。

    看着夏池宛风光,看着夏池宛得意,那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芙儿,你怕夏池宛?”

    云秋琴眼睛一眯,犀利地看着夏芙蓉。

    就因为夏芙蓉怕夏池宛,怕自己掰不倒夏池宛。

    所以恨不能借用云秋琴的势力,赶快把夏池宛除掉。

    否则的话,若是成功的上位者,面对这种情况,通常都会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有些猫儿,抓了老鼠,向来不是直接把老鼠吃掉,而是由着老鼠再跑一会儿。

    老鼠以为自己从猫口逃生,想要逃离。

    偏偏一转眼,自己再入猫口,猫再放开。

    有些老鼠,正是如此被猫给玩儿死的。

    云秋琴希望夏芙蓉是那只猫,而夏池宛则如那只累死、吓死的老鼠一般。

    只可惜,现在夏芙蓉才是那只被吓坏的老鼠。

    夏池宛竟成了那只悠哉悠哉的刁猫!

    “你是我的女儿,有我的帮忙,你怎么可以怕她,你怎么可以怕云千度的女儿!”

    云秋琴有些疯魔地抓住了夏芙蓉的双肩,摇着夏芙蓉的身子。

    “娘,你是准备把我掐死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