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云展鹏只是以为,夏池宛可能突然有了预知的本领。

    要不然的话,眼下夏池宛的发现,岂不是太过诡异了?

    若真如云展鹏那样猜测,云展鹏自是为夏池宛的安危堪忧。

    要是夏池宛本事,被别人知晓了,必然会引起一场血雨腥风。

    “大半年前,宛儿与夏芙蓉一起被山匪劫走的那一次。”

    便是在那一天,夏池宛重生过来的。

    云展鹏细一想,的确如此。

    之前,宛丫头倒真与云秋琴走近。

    他虽不喜这个庶女,可宛丫头喜欢,云秋琴面上对宛丫头的确不错。

    为此,云展鹏自是没法儿手长地伸到自己女婿的府里。

    可,自打那次以后,宛丫头有一阵子没来大将军府。

    接着,云秋琴便在相府里屡屡受挫。

    “宛丫头你……”

    看到云展鹏迟疑的样子,眼里只有担忧没有害怕,夏池宛终是忍不住,扑进了云展鹏的怀里痛哭。

    这才是真正的亲人啊!

    明明她说的话,如此诡异,让人无法置信。

    但是,她外公信了!

    不但如此,外公还一心只关心她的安危。

    没有算计,只有信任!

    “外公。”

    “莫哭莫哭,你受委屈了。”

    夏池宛哭得跟个孩子似的,云展鹏心里又酸又软。

    度儿刚出生的时候,也如宛儿这般,受了委屈,愿意在他怀里哭。

    可是,度儿长大后,便没有这种时候了。

    看着与自己女儿相似的模样,云展鹏把对女儿及对外孙女双份感情,全投放在了夏池宛一人身上。

    “外公,虽然我不知道那个梦是怎么一回事情。可事实上,宛儿的确是靠着那个梦,发现了许多问题,所以宛儿相信,那个梦里发生的事情,或许都是真的。”

    夏池宛哭了一会儿,一双杏眸自然是更水亮了,可也变得又红又肿。

    “我知道,我自是相信我的宛丫头。”

    如果宛丫头不曾做这个梦,那么宛丫头梦里的事情,就会变成真实。

    这一点,云展鹏一点都不怀疑。

    因为,只要是夏池宛喜欢的,他都愿意奉上。

    这份有些过渡的溺爱,自然容易被人利用。

    云展鹏自是知道自己过头了。

    可是,他在夏池宛身上投注的是双份的爱。

    因此,便是云展鹏偶尔想控制,也忍不住地去放纵。

    所以,只要夏池宛开口了,那么他当真可能不去管云秋琴是否当上相府主母的位置。

    云千度宁可待在庵堂里,都不愿意待在相府里。

    就这云千度这态度,大将军府的人自然是对夏伯然喜欢不起来。

    大将军府的人,又不算特别迂腐。

    所以,相府主母这个位置,大将军府的人,未必有多看重。

    “外公,或许,这是娘特意给宛儿的警示。”

    夏池宛突然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