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如果不是她早逝的娘保佑的话,那么她何以得到重生。

    她不重生,又何以把云秋琴揪出来。

    夏池宛心里隐隐有这么一个猜测。

    直到很久以后,夏池宛才晓得,原来自己当真猜到了大半。

    可是,知道真相对于夏池宛来说,才是更大的痛苦。

    “是,一定是你娘保佑着我们。”

    说到云千度,云展鹏的嗓子微哑。

    他自是愿意相信,这一切的一切,乃是度儿冥冥之中的默默相守。

    “不过宛丫头,你依旧是年轻了些,想的事情不够周全。云秋琴背后之人,谋的,大着了。”

    云展鹏摸了摸夏池宛的头,喃喃道。

    只是,云展鹏在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露出了一抹杀气。

    夏池宛与云展鹏在书房里聊的话题,暂时没有往外说。

    夏池宛在大将军府里热热闹闹待了一天。

    或许是云历仁已经说诫过江思思了。

    所以后来,江思思倒也没有再针对夏池宛。

    只不过,云展鹏听了夏池宛的话后,对自己的两个孙媳妇儿倒是一如往常,没有丝毫的打量与研究。

    云展鹏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其实,有了李盈心跟江思思之后,怀疑目标并不算太多。

    江思思喜欢针对夏池宛,会比较容易被夏池宛怀疑。

    可是夏池宛转而一起,要那个叛徒当真是江思思的话,江思思是不是做过头了?

    当然,就算江思思不错。

    将来大将军府的落败,也与江思思及江家有着很紧密的关系。

    夏池宛坐在马车上,晃晃悠悠地往相府回。

    夏池宛之前问到一个钱家。

    这个钱家,那当然还得多谢夏芙蓉呢。

    如果不是夏芙蓉,夏池宛当然没有机会知道钱家。

    夏池宛被软禁起来之后,夏芙蓉当然要卖弄她的得宠。

    所以,有一次,夏芙蓉便提到了钱家。

    这钱家是步占锋的手下,可真正听命的人乃是太子周玄启。

    说白了,钱家那是借了太子的势在捞财。

    周玄启想在官员里安插自己的人手,可这贪墨受贿总不是长久之计。

    周玄启瞄的是皇帝的位置。

    要是过度亏空朝廷的钱,等周玄启上台,也是一个麻烦。

    所以,唯有周玄启的人从商,这才是正经捞财的不二法门。

    想当然的,大将军府的灭门,钱家也是一个“助力”。

    为此,不管江思思是不是那个叛徒。

    上辈子,大将军府凄惨的下场,江家与江思思都要付一部分的责任。

    可是,如果江思思真的是那个叛徒。

    那么江思思的表现,是不是太明显了。

    夏池宛重生之后,学会了一句话:

    不会叫的狗才咬人,而且咬得凶。

    李盈心这个大嫂,平时看上去倒是不错。

    可这人到底如何,夏池宛也吃不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