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并不晓得什么事情,她只晓得,她爹昨天的脸色不怎么好。

    想来,必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这件重要的事情,不但牵扯到了韦爵爷府,还牵扯到了大将军府。

    初云郡主稍微一想,便晓得,此事相当之严重。

    所以,后来夏池宛无论要做什么事情,倒是得了初云郡主这个无条件支持的助力。

    这个时候,正好是夏伯然来看初云郡主的时间。

    “回来了。”

    同样的一句话,同样的三个字,初云郡主的语气里带着暖意,夏伯然只是例行公事一般,随便说了一句。

    “回爹的话,宛儿回来了。”

    面对夏伯然不上心的态度,夏池宛依旧要恭恭敬敬的回禀了。

    突然,一小厮缩头缩脑,行色慌张,脸上满是犹豫之色,嘴巴开开合合,在房门口张望。

    “放肆!”

    夏伯然看到那奴才的样子,低喝了一声。

    这火气,可有点冲着夏池宛的味道。

    不过对此,夏池宛并未在意,仿佛丝毫不知夏伯然的心理一般。

    听到夏伯然的低喝,那奴才更是紧张不已,跌跌撞撞地进了房。

    “相,相爷,奴才有一事不知该不该禀报。”

    “混账,你是相府的奴才,相府所有的事情,皆该禀报主子。”

    夏伯然眯了眯眼睛,觉得近来的奴才,当真是越来越不像样了。

    “回,回相爷的话。昨,昨晚奴才喝了点小酒,一时走错了地方,去了小院儿。看,看到了一个黑影从小院儿里出来,飞出了相府。”

    小院儿便是现在幽禁着云秋琴与夏芙蓉的地方。

    便是云秋琴与夏芙蓉回到了相府,亦不可能有以前的态度。

    小佛堂到底是云千度的地方。

    夏池宛自是不可能一直让云秋琴霸占着的。

    “一派胡言!你都说自己喝醉了,一时醉眼昏花看到的假影,也敢在本相面前卖弄嘴皮子!”

    听到那小厮的话,夏伯然气得直接踹了小厮一脚。

    小厮“唉哟”一声,抱着自己的心窝子,疼得倒地不起。

    就算云秋琴不得夏伯然的喜,云秋琴还是夏伯然的女人。

    直到云秋琴死了,云秋琴也是夏家的鬼。

    这三更半夜,有黑影从云秋琴的院子里窜出来。

    这代表着什么?

    这代表着,云秋琴或者是夏芙蓉与男人私通,而且还是如此放肆!

    最近步占锋正忙着帮太子做事,尤其是这种年头上,往来礼节比较多,忙得不可开交。

    所以,步占锋自然是没有时间与夏芙蓉这位未婚妻幽会的。

    夏芙蓉的名声本就坏光了。

    要是夏芙蓉在婚前,又与别的男子幽会。

    依着夏伯然与步占锋的性子,夏芙蓉连绞了头发做姑子的机会都没有。

    步占锋得太子重用,这个女婿,夏伯然当然是不可能放手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