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如果不是夏芙蓉的话,那就是云秋琴了。

    云秋琴是夏伯然的女人。

    依着小厮之言,夏伯然风华正茂,正是年轻体壮的时候。

    云秋琴这个贱人,便不安于室地在小院里偷会情人。

    这不就是在给夏伯然戴绿帽子吗?

    无论哪一种情况,夏伯然都想踹死发现这件事情的小厮。

    这是身为一个男人,一个当家人的难堪。

    所以,这样的事情,夏伯然怎能容忍,看着小厮的目光异常狠厉。

    谁让小厮是当着夏池宛与初云郡主的面说这事儿的。

    一个是夏伯然的女儿,一个是夏伯然的新小娇妻。

    “爹何必恼怒,有壳的不一定是乌龟,也有可能是甲鱼。”

    夏池宛微垂着眸子,不看夏伯然发青的脸色,“安慰”了一句。

    “什么意思?”

    夏伯然稍收怒气,看着夏池宛。

    “秋氏……对爹的心还是有的,所以,万万不可能做出私会男子的事情来。”

    夏池宛说道。

    毕竟以前云秋琴一直以来,表现得对夏伯然极为深情。

    夏伯然一想,怔了一下,的确如此。

    在他设计,才与云千度订下名份的时候。

    云秋琴便羞羞搭搭地向他表示,她爱慕他良久,愿意与云千度一起嫁给他,伺候他。

    甚至……

    云秋琴比云千度更早委身于他。

    这十几年来,云秋琴一直细心照顾自己的起居。

    难不成,只是这么一幽禁,云秋琴便做出这般不要脸的事情?

    不,不可能。

    夏芙蓉与夏子轩未死,云秋琴绝不会做出如此自毁前程的事情。

    “其实宛儿亦有一事,想与爹说。”

    已经够久了,今天这个黑影一出现,以前她所有的等待,总算是到收回报的时候了。

    “你也有事情?”

    夏伯然怀疑地看着夏池宛,又冷睨了那小厮一眼。

    夏伯然的意思,十分明显了。

    夏伯然怀疑,这小厮乃是夏池宛派来,污害云秋琴的。

    夏池宛心中冷笑了一下,面无表情地说道:

    “此事,宛儿一人说怕说不清,不若将郑姨娘与赵姨娘请了来,一同说,才能说得清楚。”

    “既然宛儿如此说,那为父便听听。来人啊,把郑姨娘与赵姨娘请来。”

    宛儿终于忍不住,要对云秋琴出手了?

    夏伯然目光之中,闪过一丝了然。

    夏池宛聪明,就绝对晓得云秋琴以往的迫害。

    要是夏池宛一直不报复,夏伯然怕夏池宛妇人之仁。

    但夏池宛太过激进,夏伯然会觉得,夏池宛耐性不够,不懂隐忍。

    太过急功近利,只会功败垂成。

    显然,夏伯然觉得,今天乃是夏池宛翻盘的日子。

    夏莫灵与夏子琪都被云秋琴算计过。

    身为生母的郑姨娘与赵姨娘,从来未忘怀这件事情。

    如今也算是到了回敬云秋琴的时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