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半盏茶的时间,夏伯然看向了赵姨娘:

    “你与子琪又有何冤?”

    印象当中,夏伯然记不清,云秋琴何时算计过赵姨娘与夏子琪了。

    赵姨娘苦涩地看着夏伯然:

    “相爷可还记得,半年余前,二少爷发了天花,性命堪舆?”

    想到当时自己怀里奄奄一息的夏子琪,赵姨娘的心都疼得说不出话来。

    “若不是二小姐献计有方,二少爷怕是……”

    说着,赵姨娘泪凝于睫,在阳光的反射出来,出现一层三彩的晕圈,格外娇柔。

    “妾身一直想不通,二少爷好好地待在府里,怎么就惹上了天花。”

    赵姨娘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说到。

    “那个时候,京都边城不是已经闹起了天花。妾身想到,在二少爷发天花之前,秋氏曾经送给二少爷一只布老虎。”

    想到那只差点要了自己儿子命的布老虎,赵姨娘便有一种磨牙的冲动。

    “二少爷年幼,那只布老虎又做得颜色鲜艳,所以特别得二少爷的喜。奇怪的是,待二少爷天花出完后,那只布老虎却是怎么找也找不到了。”

    “后来妾身细一想,那布老虎四个蹄子的包布,与花百诗赏郑姨娘买来的布,恰是同一批的。”

    “这么说来,这么许多事情,都与锦霞阁有关?”

    夏伯然有些不相信,云秋琴胆到如此。

    竟然敢坏庶女的名怕,又夺庶子的性命。

    若当真如此,被云秋琴计成的话。

    他留如此毒妇至今,以前还百般恩宠,岂不是说明他有眼无珠,被一个后宅妇人给愚弄了。

    “爹莫急着下结论,爹可还记得随秋氏与大姐一道去别庄的张婆子?”

    夏池宛轻声提醒道。

    自负的夏伯然,当然不愿意承认,云秋琴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了如此多的事情。

    “让她进来吧。”

    夏伯然虽不愿意相信,却也要弄清楚这件事情。

    夏池宛既然已经提到了这个张婆子,夏伯然晓得,这张婆子也该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老奴参见相爷。”

    云秋琴与夏芙蓉一回到相府,张婆子自然也是跟着回来的。

    哪怕云秋琴与夏芙蓉事后想找张婆子算账。

    偏偏,张婆子回到相府之后,人便不见了踪影。

    夏池宛都晓得,云秋琴的背后有高手相助,岂会让张婆子涉险。

    “在别庄那些日子,你可曾发现什么?”

    张婆子是夏伯然自己派去监视云秋琴与夏芙蓉的。

    为此,夏伯然还是比较相信张婆子那张嘴的。

    “回相府的话,在别庄里发生的事情,老身已经一字不差地告知相爷了。”

    张婆子没有直接答,而是说,以前她已经说过一遍了。

    夏伯然皱眉,回忆了一下。

    张婆子一回府,第一件事情,的确是向他汇报了一遍别庄里的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