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可听过锦霞阁?”

    夏莫灵与夏子琪的事情都牵扯到了锦霞阁。

    夏伯然想来,这张婆子怕也晓得锦霞阁。

    “知道知道,老奴知道锦霞阁。”

    张婆子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的确知道。

    夏伯然怒:

    “既然你知道,上次为何没回报?!”

    在他的印象当中,张婆子根本就没有提到过锦霞阁三个字。

    “老奴当时有提啊。以往老奴也在相府里当值。从别庄回来的时候,老奴便说过,在别庄之迹,秋姑娘与以前经常买锦布的店有过来往。”

    张婆子的话,是想表达三个意思。

    第一,她以前在相府当值的时候,就知道锦霞阁的存在了。

    第二,张婆子之所以会知道锦霞阁,那是因为云秋琴早去过了。

    第三,在别庄的时候,明明身上银财已经被搜刮一空的云秋琴,竟然还能与锦霞阁联络。

    这是在买布吗?

    没银子的云秋琴拿什么买?

    别说是赊账。

    不说相府,便连云秋琴自己都丢不起这个人儿。

    张婆子这话一说,夏伯然果然有印象了。

    张婆子回来的时候,的确有回报,云秋琴在别庄之时,曾与相熟的布庄有过来往。

    其实,当时的他也以为,云秋琴之所以与布庄伙计有来往。

    纯粹是因为云秋琴受不了粗布麻衣,所以叫布庄的人来,送些好布过去。

    不过,张婆子“秋姑娘”三个字,倒是把屋子里的人雷得厉害。

    屋子里的其他人,皆是有身份,有点地位的主子,半主子。

    所以郑姨娘与赵姨娘称云秋琴为秋氏。

    可是张婆子到底是奴才,没有这个资格叫云秋琴为秋氏。

    因着云秋琴如今只是通房的身份,因此只能称呼一声姑娘。

    哪怕云秋琴看上去并不是怎么老。

    可就她那把年纪,都有个快出嫁的女儿了。

    这姑娘一叫出口,当真是鸡皮疙瘩掉满地。

    “对了,今日相爷提起来,老奴又想起了一件事情。”

    张婆子眼睛一睁,灵光一闪,想到了“很重要”的事情。

    “说!”

    夏伯然眸色暗沉不已,似有什么情绪正在翻腾汹涌。

    “那日锦霞阁的人来找秋姑娘,时辰有些晚。若不是老奴当时起夜,又熟悉锦霞阁的伙计,还当真认不出来。不过自打那以后,秋姑娘似乎变得有银子了,时不时向当地的农妇买些鸡鸭添菜。”

    把云秋琴与夏芙蓉放逐到别庄,就是为了让云秋琴跟夏芙蓉吃苦去的。

    谁晓得,云秋琴与夏芙蓉这日子倒是过得舒爽。

    没有张婆子,便花了银子请农妇帮忙烧菜添菜。

    想到云秋琴之所以手头松动,那是半夜厮会了锦霞阁的人才如此。

    夏伯然的呼吸都跟着重了。

    又是半夜厮会,而且还是与男子如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