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哪怕在相府里,正经主母乃是初云郡主。

    可自古以来,主母与小妾之前,哪有真正的一派祥和。

    所以,郑姨娘果断选择抱上了夏池宛的大腿。

    夏池宛又与初云郡主交好。

    郑姨娘甚至观察出来,初云郡主甚为在意夏池宛的话。

    如此一来,只要夏池宛愿意帮忙说好话,那么夏莫灵的婚事,便不是一件难事儿。

    既是如此,郑姨娘的所有心思便也算了了。

    只要夏莫灵有个好亲事,郑姨娘其他什么都不求。

    对于郑姨娘来说,夏伯然的宠便变得可有可无。

    反正到时候给嫁妆,初云郡主愿意,夏莫灵也不会亏到哪里去。

    为着夏莫灵的嫁妆,郑姨娘必要对初云郡主示好。

    身为后宅争宠的资深姨娘,不能在相公的面前露出丑态,这一点,谁都晓得。

    包括初云郡主在内。

    于嬷嬷笑了笑,觉得这个郑姨娘倒是个识趣儿的。

    便连初云郡主都难得多看了郑姨娘一眼,表示收了郑姨娘的示好。

    夏伯然那嫌弃的一瞥,郑姨娘早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放在心上了。

    感受到初云郡主的态度的转变,郑姨娘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实在是因为以前证据不足,若是贸贸然提出此事,怕不但抓不到秋氏,反而打草惊蛇。”

    郑姨娘说话还算是比较客气的。

    倒是平时不言不语的赵姨娘,在此时语出惊人:

    “若是当时我们说出此事,相爷可会信我们?”

    赵姨娘抬起头,直直地看着夏伯然,让夏伯然有一丝狼狈。

    便是到了后来,云秋琴被夏伯然罚禁足于小佛堂。

    最后,夏伯然还不是巴巴地跑去小佛堂,准备与云秋琴共渡良宵?

    就算是因此夏伯然被毒蛇咬了一口,要不是夏池宛给上了眼药。

    怕只怕,明明受了教训的夏伯然,还觉得云秋琴美不可言。

    所以,那个时候赵姨娘与郑姨娘要说,云秋琴想害夏莫灵跟夏子琪。

    云秋琴只要哭一哭,掉几滴眼泪。

    怕只怕,夏伯然只会怪责郑姨娘与赵姨娘无中生有,闹得鸡犬不宁呢。

    “那么如此,你们算是证据齐全了吗?”

    夏伯然冷讽道。

    “爹,如今倒真的是有了人证与物证。”

    夏池宛说了一句,今天她可是准备让云秋琴再也不法儿在相府里翻身。

    就算是国公太夫人当真回来了又如何。

    就算国公太夫人都听凭云秋琴的话又如何。

    这里到底是相府,不是国公府。

    有本事,国公太夫人也把云秋琴给领回国公府,再给云秋琴找个良婿。

    夏池宛才说完,有一妖娆之姿,出现在夏伯然的面前。

    “月季?”

    看到月季出现时,夏伯然都发怔了。

    月季可是云秋琴身边的人,是被云秋琴一手捧上来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