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依着月季的资历,只要月季能生下一儿半女,月季便能坐上姨娘之位。

    为此,月季的出现,实乃出乎夏伯然的意料。

    云秋琴被赶了之后,云秋琴原本身边的丫鬟,都消声灭迹了一般。

    要不是今天月季出现,夏伯然都快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伺婢。

    几个月不见,月季消瘦了不少。

    惨白的脸色,仿佛长年未见阳光一般。

    羸弱的身子,一阵风儿吹来,月季便能被吹跑了。

    就月季那干瘦的身子,哪儿还有以前一点丰腴的影子。

    就月季这样,仿佛云秋琴离开之后,她便没有再好好吃饭。

    “参见相爷。”

    月季跪在了夏伯然面前。

    几个月,整整几个月,相爷完全把她给忘记了。

    要不是二小姐安排,怕只怕,这辈子便是到了死,她都瞧不见这个男人了。

    月季想到自己的身子,心里更是涌现阵阵绝望。

    “奴婢有话,要说与相爷听。”

    月季吸了一口气,事已至此,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是云秋琴不仁在先,欺瞒于她。

    对云秋琴以前的恩,她已经报了。

    现在,她是时候该报云秋琴的仇了。

    “当初二少爷会得天花,全是因为这只布老虎。”

    赵姨娘才扯出一个布老虎,月季便把这只布老虎送到了夏伯然的面前。

    看到那只鲜艳红色的布老虎一出现,赵姨娘的眼里,涌出一阵恨意。

    就是这只布老虎,差点要了她儿子的命!

    “便是这只?”

    看到“传说”中的布老虎,夏伯然并没有贸然上前检查。

    月季拿出这只布老虎,也是比较谨慎的,在布老虎外面,包了几层。

    “做成这只布老虎的大部分衣料,都是秋氏从当时正在闹天花的小城里弄来的。二少爷一得天花,秋氏便命奴婢以探望为名,悄悄将这种布老虎拿走。”

    这布老虎一旦拿走了,当然是要销毁。

    只是这烧有些不便,为此用的是埋。

    做此事的人是月季,所以,月季今天是能把这只布老虎重新又找了出来。

    这只布老虎因为半年有余被埋在地下,这颜色自然不如以前那么鲜亮。

    便是包着布老虎的布,也有一阵阵的土腥味儿。

    如此一来,至少月季跟赵姨娘的话,算是对上了。

    “月季,那你可知百花诗赏上,秋氏与大小姐是如此害三小姐的?”

    一听月季的话,郑姨娘便急忙问道。

    月季摇摇头:

    “这件事情,奴婢并未参与。只不过,当时大小姐的确不乐意二小姐、三小姐与她一道去百花诗赏。一是怕被二小姐抢了风头,二是觉得三小姐没资格站在她的身边。”

    月季这话一出来,郑姨娘的牙齿吱吱响。

    夏芙蓉不过也就是个庶女,还竟拿了嫡女的乔,真真是不要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