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回二小姐的话,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此花并不是奴才所种。”

    从花商里买回来的花,都会由相府花匠在暖棚里养一阵子,待真正养活之后,才会交给主子挑选。

    有些花,则是花匠直接在相府暖棚里自己培栽了。

    光从相府的账面上来看,此两花竟然是花匠自己从野外挖来的。

    这长在边境的花,怎么可能在京都城外的荒山里挖来,当真是天大的笑话。

    不过因着这两盆花,花匠倒是发了一笔不小的财,过了一个丰年。

    “既然不是你种的,难不成,真是你从山里挖来的?”

    夏池宛睨看花匠,虽不确定,这件事情与花匠的关系有多深。

    但是,花匠的责任却是怎么也逃不了的。

    再怎么说,这两盆花都是花匠带回来的。

    “不,不是,此二花乃是奴才看着好,从一个陌生的花商那儿买来的。”

    也是这个花匠起了贪念,所以才受了罪。

    不是谁人的花,都能卖进相府的,一般相府会购进花的花商,皆是知根知底的。

    这算是大府里一项大家都默认的规矩。

    这花匠想往上爬,想得主子的赏,就必须找些奇花异草来。

    可是天寒地冻的,上哪儿去找奇花异草。

    正好,花匠便遇到了那么一个花商。

    那花商的要价并不算高,再加上,花匠瞧这两盆花当真惹喜。

    都说,福贵险中求。

    所以,花匠赌了一把,将两盆花买了下来,培栽了一段时间给,敬献到了初云郡主的面前。

    果然,那一批花里,唯有这两盆被分开放的花,入了初云郡主的眼。

    花匠以自己挖来的名义,可是从初云郡主那儿得了好一批赏银。

    花匠还以为这次自己真的走大运了,谁晓得,是走了霉运才是。

    从花匠的供词里来看,当真是看不出什么问题。

    最多是花匠与那商人皆不明这两盆花的真正奥妙之处,阴差阳错之下,才害到了初云郡主。

    那花商走了,不晓得在哪儿,这件事情当然没法儿找花商算账。

    可是在相府里工作的花匠却是逃脱不了责罚,被管家命人打了二十大板之后,便被赶出了相府。

    面儿上,对花匠的惩罚倒也不算严,不过夏池宛才是叹了一口气。

    因为夏池宛晓得,花匠是被相府给赶出去的。

    在这个前提之下,花匠休想再在大府里找到类似的工作,如今花匠唯一的出路,便是回家种田。

    初云郡主差点出意外,好在孩子还是保住了。

    夏伯然又不可能一天十二个时辰,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初云郡主的身上。

    在陪初云郡主小坐一会儿,看到初云郡主闭眼睡着了,夏伯然便离开了。

    夏池宛将两盆花抱回了自己的院子里,随后便命人准备热水,要沐浴更衣。

    在夏池宛做完一切之后,正好于嬷嬷带话来,初云郡主要见夏池宛。

    于嬷嬷看到夏池宛重新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便连头发都有些微湿,满意地笑了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