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计也不算深,只是对方太懂得人心了。”

    夏池宛摇摇头,这两盆花可以说,那人送进来是毫不费力。

    都说人心难测。

    偏送此花的人,能把花匠与初云郡主的心思算得如此透彻,对方绝对是一个难对付的人。

    “二小姐心里可有怀疑的对象?”

    于嬷嬷最在意的是这个。

    那人一计不成,必然会想出第二计,甚至是第三计,第四计。

    唯有斩草除根,才能永绝后患。

    夏池宛摇摇头,她能力有险,在短短时间里,哪能把事情解决得如此透彻。

    “面上儿不愿郡主把孩子生下来的几人,于嬷嬷与郡主不都晓得吗?”

    想害初云郡主的人,同时又有能力的:陶姨娘、夏芙蓉、云秋琴。

    其实夏池宛更偏向于云秋琴,谁让云秋琴的背后有一个神秘的高人。

    同样的,初云郡主的想法与夏池宛差不多。

    毕竟是夏池宛帮着初云郡主发现云秋琴的厉害之处。

    云秋琴被夏伯然重伤赶出相府之后,便了无踪迹,仿佛大周国没有了这个人一样。

    如果说云秋琴死了,不说夏池宛不相信,便连初云郡主都不相信。

    “云秋琴真正可恶,她到底想做什么!”

    把奸细安插在韦爵爷府,又牢牢地盯死了夏伯然。

    初云郡主倒也大胆假设过,或许云秋琴是敌国的棋子。

    可是,云秋琴是云展鹏的女儿,一直生活在大周国,这个可能性太低了点。

    为此,初云郡主倒也没有放在心上。

    或者说,初云郡主背后的人,非要拉夏伯然做同盟。

    所以云秋琴才死扯着夏伯然不放?

    但就算是如此,云秋琴与她的差距,但凡有脑子的人都能想得到,云秋琴踹掉她,扒上夏伯然的可能性为零。

    “郡主莫要恼怒,这人还不一定是云秋琴。”

    云秋琴伤的不清,一般说来,她的动作应该没有那么快。

    “而且,郡主真要恨此事的主使之人的话,就更应该心平气和,养好身子。”

    “此话何解?”

    初云郡主急着把那幕后黑手揪出来,以此安心,夏池宛却让她别着急。

    “都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这幕后黑手,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若是一日抓不住这黑手,郡主便一日惶惶不安,这于你肚子里的孩子可不好。”

    夏池宛才说完,于嬷嬷颇有经验地点点头。

    “如此一来,别到时候,他们还没有寻到向你下手的机会,郡主这肚子里的孩子,反而因为郡主忧思过度受伤,那我们的敌人,当真要笑死了。”

    于嬷嬷嘴角抽了抽,觉得这位二小姐说话,真真是有趣儿。

    好在夏池宛知晓有忌讳,没直接说,初云郡主因为太过担心,直接把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给弄没了。

    “相反的,若是郡主日日过得好,吃得好,肚子里的孩子好。那些惦念着你肚子里的孩子的人,反而会整日燥郁难解,寝食难安。便是折腾不死他们,也不能让他们有好日子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