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找个名医帮孙坚行看病,这个要求,并不难猜。

    夏伯然只是看耍猴戏般,等着老侯爷夫人把第二个要求说出来。

    “第二个要求,你害得行儿失去了烈华公主这个媳妇儿。老身别的也不求,只要求你们相府还行儿一个媳妇儿。我看池宛那丫头不错,配行儿刚好。老身就当吃点亏,让行儿娶了池宛那丫头得了。”

    之前,老侯爷夫人为了孙坚行的王爷之位,的确有跟夏伯然合作的意思。

    不过,那个时候,老侯爷夫人是准备好,退而求其次,准备让孙坚行求了夏莫灵的。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

    孙坚行眼前这么糟糕的情况,那就是相府害的。

    所以,相府就该全责。

    别说孙坚行现在不是个男人,孙坚行再不是个男人,身为夏伯然的女儿,父债女偿。

    就算让夏池宛一辈子伺候孙坚行,为孙坚行守活寡,那也是夏池宛应该的。

    有着这个由头,老侯爷夫人要求夏池宛嫁过来,那是理直气壮,甚至说话的时候,还带着施舍的语气。

    “这第一,无牙子虽然医术高明,但是脾气甚为古怪。便连本相得了疾诊,都求不得无牙子来治病,这永靖小侯爷得了病,本相同样没那个能耐。”

    夏伯然摇摇头,直接表示,不如他的孙坚行,绝对是请不来无牙子的。

    “第二,宛儿是本相的心肝宝贝,本相自然要为宛儿觅一如意郎君。本相唯一的嫡女,怎么会给别人当填房,就算是永靖侯府,一样不可以。所以当真不好意思,姨母提出的两个要求,本相怕是一个都做不到。”

    老侯爷夫人愿意夸夸其谈,漫天要价,夏伯然不一定需要配合。

    “伯然,休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如今相府的确是风光了,永靖侯府没有以往那般昌盛。可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若不念旧情,老身也不会对你客气!”

    老侯爷夫人提的两个要求,夏伯然必须全部办到。

    夏伯然要是办不到,那么她定要闹相府一个天翻地覆。

    “就因为本相受过姨母的恩惠,所以劝姨母一句。这里是京都城,不是邑洲,所以不由你说了算。若是你做事太过偏执,当心此次有来无回。”

    夏伯然可不是在吓唬老侯爷夫人。

    京都城可不是能容老侯爷夫人撒野的地方。

    “威胁老身?你当老身是被吓大的!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若是明天老身得不到满意的答案,老身会让你知道,得罪老身的下场是什么!”

    “既然如此,姨母慢走。”

    面对老侯爷夫人的厉色内荏,夏伯然面色不改,很是恭敬地送老侯爷夫人离开。

    京都城可是夏伯然的地盘儿。

    夏伯然没有吓到老侯爷夫人,单凭老侯爷夫人的那几句话,就能威胁到夏伯然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夏伯然在京都城的这些年,当真都是白混了。

    夏伯然很清楚,老侯爷夫人与孙坚行的身上并没有多少银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