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收生婆婆上前跪三拜。

    收生婆婆将夏天佑一抱,便开始添盆儿了。

    这个时候,夏伯然这个当爹的自然不能躲懒啊。

    依着辈份,先是由韦爵爷给夏天佑添的盆儿。

    接下来,便是初云郡主那边的正经亲戚一个个给添盆儿。

    反而倒是到了夏伯然这边的亲戚时,有些尴尬,竟连个添盆儿的长辈都没有。

    只是,众人看着夏伯然面无表情的脸,也猜不透,夏伯然此时是什么想法。

    若是恼怒的话,今天又怎么敢站在众人的面前。

    不过,想来夏伯然现在心里的滋味儿,肯定是不好受的。

    不少原本与夏伯然为敌,或者是妒忌夏伯然的。

    今天除了来参加夏天佑的洗三礼之外,那纯粹是来看夏伯然笑话的。

    要是今天夏伯然不出现的话,那明天一大早整个京都城传的都是夏伯然的抑郁不得志的流言。

    当然,就算夏伯然现在看着自己的嫡子脸上有一丝自然的笑容。

    看在有心人的眼里,夏伯然的笑,那绝对是僵硬跟苦涩的。

    添盆”后,收生姥姥便拿起棒槌往盆里一搅,说道:“一搅两搅连三搅,哥哥领着弟弟跑。七十儿、八十儿、歪毛儿、淘气儿,唏哩呼噜都来啦!”

    夏天佑一碰到水,小脚蹬了一下,哇哇大哭。

    众人听到夏天佑那嘹亮的哭声,皆夸他是个有福气有能耐的。

    韦爵爷更是得意洋洋地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他这外孙,嗓门儿大!

    天佑丝毫没有早产儿那样的虚弱,果然是虚祖无犬孙啊。

    韦爵爷自然将虚父无犬子改得面目全非。

    “先洗头,作王侯;后洗腰,一辈倒比一辈高;洗洗蛋,作知县;洗洗沟,做知州”。

    收生姥姥用艾叶球儿点着,以生姜片作托,放在婴儿脑门上,象征性地炙一炙。

    洗罢,收生姥姥用一棵大葱往身上轻轻打三下,说:“一打聪明,二打灵俐。”

    随后叫人把葱扔在房顶上(有祝愿小孩将来聪明绝顶之意)。

    拿起锁头三比划:说:“长大啦,头紧、脚紧、手紧”。(祝愿小孩长大后稳重、谨慎)。

    夏池宛只是在一旁看着,都觉得眼花缭乱。

    这一步步,一句句,都是代表着长辈对小辈的祝福和期望。

    看着夏天佑的洗三礼,夏池宛难免想到了自己慎儿的洗三礼。

    慎儿明明是步占锋的第一个孩子,而且还是嫡子。

    却因为相府及夏伯然对她的漠视,害得她根本就不得步罗氏的喜。

    最让夏池宛无法接触的是,慎儿的洗三礼才刚刚开始。

    步占锋便从外归来。

    步罗氏一看到儿子回来了,哪儿还顾得上自己不喜欢的小孙儿。

    步占锋竟也没觉得不合适,因着自己的归家,就打断了慎儿的洗三礼。

    也就是那个时候,步占锋将因治医灾民有功,被称为医仙的夏芙蓉给领进了门!

    夏池宛那个时候怎么也想不通。

    她是步家的媳妇儿,对于步罗氏来说算是外人便也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