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然,黎序之自然不可能上步占锋的当,被步占锋所伤,但也只是堪堪躲过要害,手上的皮却被擦破了。

    战后,黎序之在包扎伤口,霍元修却忍不住来找步占锋算账了。

    “步占锋,你有小心眼也就算了,可是你现在还算是个男人吗?黎序之是你的敌人吗?你不杀大奴国的人,杀自家将令,你脑子进粪了吧!”

    霍元修急凶凶地骂着步占锋,冲上前去。

    看到霍元修那个样子,不少人都出来劝架。

    要知道,步占锋什么本事没有,这嘴上的本事那是最有了。

    要不然的话,上辈子,步占锋算计了霍元修跟宋云杰,使得两人不能赶考,错过了机会。

    三年后,彼时金榜题名,一个个不都被步占锋给招揽了过去。

    “元修,我们可是同窗,又有竹马之谊,你竟然不信我,信那个黎序之,你当真让我太失望了。”

    步占锋看到霍元修来找自己算账,先是吓了一跳,很快就表现出一副伤心的样子。

    “那支箭的确差点伤了黎大人,但我并不是故意的。而且我正准备跟黎大人道歉。黎大人到底跟你说了什么,才让你觉得,我是故意给他放的冷箭。”

    步占锋一出口,黎序之就成了那个挑拨离间的坏人。

    “你他娘的放屁!别把屎盆子扣在别人的头上。你不是故意的,你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还他娘的不是故意的。”

    霍元修听了步占锋的话更气了,还想拿他的话做伐子,臭黎序之的名声呢。

    “黎序之可是一个字都没有跟我说,我来找你算账,那是因为我看到的,我看不过眼!”

    “可我也说了,那支箭的确是我的,但我并没有要黎大人命的意思。我射的时候,骑着的马儿动了一下,箭才会偏的。我知道你欣赏黎大人,你为黎大人担心,我也明白。但是,你在为黎大人着急的时候,就一点都不念及我们小时候的友情,同窗之义了吗?”

    步占锋一脸被人抢走朋友的伤心。

    总之,黎序之不是那个挑唆之人,也不是个好的。

    要不然的话,跟步占锋一块长大又是同窗的霍元修怎么现在只认黎序之一个人了呢。

    虽然这个听上去有点狗血,有点娘们。

    但是男人一旦犯起抽来,也挺可笑的。

    什么男人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步占锋现在的情况,那就是手足被人给砍了,被人给抢了。

    身为同胞的男人们,自然替步占锋生气,更气那个抢了步占锋手足的“黎大人”。

    “就是念着儿时的那点情谊,老子才忍你到今天。你以为你以前对老子做的好事,老子一点都不知道吗?步占锋,你他娘就是人面兽心!”

    不提以前的事情还好,一提,霍元修气得眼睛都充血,洪岑岑的,看着吓人。

    “我爹是怎么摔的,云杰的娘是怎么病的,你他娘的心里有数!”

    霍元修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同长大的同伴是这样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