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正好,云秋琴可以利用一点,制造机会,让她的“主子”逃走。

    “接着!”

    看到云秋琴上前捣乱,夏池宛也没跟云秋琴客气。

    夏池宛将侍卫手里仅剩下的小半袋子千足虫,全都洒向了云秋琴。

    云秋琴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以为没人能动得了她。

    只不过,现在洪枝连才是“主菜”,云秋琴还是躲一边去,跟虫子玩儿比较好。

    云秋琴一感觉到有毛乎乎,刺拉拉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上爬,还有脸上有什么东西痒痒痛痛的。

    一下子,云秋琴管不了洪枝连,摸了摸那些东西。

    当云秋琴抓住一只,拿到眼前一看,看到真貌时,吓得连声尖叫,上窜下跳,想把自己身上的千足虫都跳下来。

    云秋琴一边尖叫,一边猛跳猛抖。

    不一会儿的功夫,云秋琴云髻散乱,珠花斜带,落了一地,便是衣裳都散开了,当真是仪容不整,有失体统。

    “真看不出来,她们俩的感情挺好的。”

    夏池宛似看戏一般,看当娘的被侍卫君殴,看女儿花枝乱“颤”,心中很是舒服。

    夏池宛是真的没有想到,自私不已的云秋琴,竟然会完全接纳洪枝连这个娘。

    要知道,就她跟外婆的分析,云秋琴应该是不知道当年,洪枝连那是假死。

    那么就是说,洪枝连的假死,云秋琴并不知情。

    就云家的防守,洪枝连假死之后,也并没有回来,找过云秋琴,甚至是对云秋琴照顾一、二。

    如此一来,云秋琴能如此毫无顾忌,接受洪枝连,关心洪枝连的安危,夏池宛顿时觉得,云秋琴有人情味儿多了。

    依夏池宛对云秋琴的了解,其实云秋琴算是一个比较自私的人。

    她对自己的子女有爱,但是更爱自己。

    就好比,当初夏子轩要买下脂粉堂,云秋琴手里握有大把的银子都不许夏子轩有自己的事业。

    当初此举,云秋琴到底是真为夏子轩好,还是舍不得银子,也唯有云秋琴自己知道。

    所以,成对曾抛弃过自己的娘亲,云秋琴能做到如此毫和芥蒂地接受,夏池宛真服了云秋琴了。

    夏池宛敢肯定,云秋琴看着洪枝连的时候,眼里有着满满的爱意。

    云秋琴看着洪枝连的时候,眼睛比看夏伯然的还热切。

    夏池宛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随便胡乱打的一个比方,后来竟得知乃成了事实,让她乐上了许久。

    “够了,把这二人都绑上,本爵爷要面见皇上。”

    顺利把洪枝连给抓了出来,韦爵爷也松了一口气。

    其实韦爵爷也担心,自己闹了半天,会空手而归。

    好在,可算是把洪枝连给抓住了,而且还打了一顿,出个气儿。

    “国公大人,你是不是也该好好想一想说词儿,要怎么向皇上交待?”

    韦爵爷眉毛一挑,有些傲气地看向一脸死灰的周奉先。

    这一次,国公府是真的要出大事儿了!

    说完,韦爵爷便要带人走。

    “慢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