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呵呵,柳少,干嘛生那么大的气呐,我们可是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现在我有全香港最美妙的大小美人,而且还是母女花,怎么能不同兄弟一起分享呢?那我还是人吗?为了表达我对你的诚意,现在大小美女你自己选择吧,不过果儿现在还保留着最珍贵的第一次,而且我想你也知道,她可是得了害羞病喔,虽然我很想夺了她的第一次,但是你是首富,你是老大,我不介意你夺了她的。网 不过果儿的妈咪现在和处的差不多喔,因为她已经十几年没有那样了。怎么样,哥们够义气吧?”李佳辉看着柳诀诚微笑道。

    “你很有诚意。”柳诀诚突然伸出手拍了拍李佳辉的肩膀,诡异的笑道。

    “啊?哈哈,我就知道这么大的诱惑你不可能不答应的,现在开始吧,地上散落的一些器具你们可以用,不过果儿太娇嫩了,你要温柔点喔。”李佳辉依然荡色的笑道。

    “啊……”这时冉果儿和花月如都是一惊,难道说柳诀诚没抵制住,真的要那样了?冉果儿知道,柳诀诚一直保护着他,就算自己不在的时候,也会派他的手下保护着,所以在香港大学之中,冉果儿虽然是独一无二的校花,也有关于她害羞病的传闻,不过都没有一个人敢侵犯她,因为有柳诀诚的存在。外界不知道内因的都认定,她就是柳诀诚的女朋友,谁还敢动?

    就算是一些香港富少,京城大爷,嚣张跋扈的家伙,也不敢动,因为柳诀诚有绝对的权威,绝对的实力!

    而冉果儿也知道,在没有唐宇之前,柳诀诚就一直在追她,不过一直都是想俘获她的芳心,从来都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但虽然他是香港第一帅哥,第一富少,却没有什么绯闻,似乎从来就没有男朋友,在别人的口中,大家也都知道柳诀诚是极为专一的,那就是她喜欢着冉果儿。不过冉果儿却对她没有那种感觉,如果认作哥哥的话,她不会反对,毕竟柳诀诚帮过她很多,又一直保护着她,但是要做男女朋友,那是不可能的。

    她相信,今天的柳诀诚也不会冒犯她!

    “啪!”突然之间,一个清脆响亮的声音响起。

    “啊!我擦!”李佳辉一下子被柳诀诚给扇倒在地上,顿时李佳辉的嘴角已经流出血来。这时周围几个家伙都是一动,就要动手,不过李佳辉示意了一下,周围的人又退后。李佳辉撑着地爬起来,狰狞面庞,一手擦了嘴角的血液,残笑的看着柳诀诚:“哼,妈比的,柳诀诚,别以为你比老子帅,家里比老子有钱,就以为老子怕你了!今个你要么跟我一起,有女人大家玩,有酒大家喝,要么我就消灭你!虽然我们以前是朋友,但你我都知道,我们也是最大的竞争对手,不管什么事你的风头都压过我,现在是我该还债的时候了,如果你死了,对我百利而无一害!正如那句话所说,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少你妹的废话,赶紧放了果儿和她妈咪!”柳诀诚又是愤怒道。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上,干死他!”突然之间,李佳辉冷哼一声,顿时四个家伙便是朝柳诀诚打去,手中都有匕首,钢棍。李佳辉身边的四个保镖则是没动,这四个保镖可不一般,

    “轰!”柳诀诚见势不妙,忙是提起钢筋,一下打在了一个家伙的头上,顿时那个家伙头颅被砸出一个大洞来,血汩汩的往外冒,倒在地上,痛苦哀嚎。

    既然是香港第一富少,各方面自然都是杰出的,柳诀诚的武功也非常牛叉,练过各种武术,在一钢筋夯倒一个家伙之后,见一个家伙拿着匕首刺来,又是当机立断,猛然一长脚踹出,顿时那个家伙就是被踹出,撞在地上,翻了个跟头,然后捂着裆下,很显然那玩意受了重伤。

    “去死吧!”突然之间,另外一个拿着钢棍朝着柳诀诚的脊背夯了过来,而此时柳诀诚正挥舞着钢筋,横着打在了另外一个家伙的脖子上,只听“咔嚓”一声,那个家伙的脖子直接被打断,一下倒在地上,不过柳诀诚也被后面的钢棍击中背部。“嗯——”柳诀诚闷哼一声,猛然回头瞪着那个家伙,手中钢筋却是快速的飞出,直接打在了他的面庞上,那家伙当场被击晕!

    “诀诚,你怎么样了?”冉果儿看到柳诀诚被钢棍狠狠的打了一下,都听到撞击的声音,担忧的叫道。毕竟柳诀诚单枪匹马的赶过来就为了救她们母女。此时花月容也是一脸担忧。

    柳诀诚面色苍白,很显然那一下重击给他带来了巨大的痛苦,不过看着冉果儿,还是露出了强效来:“放心吧,果儿,我一定救你们出去,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们一根头发!”

    “啊——”此时冉果儿心头一动,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来。而下一秒,冉果儿美眸又是一动。

    陡然之间,柳诀诚的额头上却多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持枪的正是李佳辉。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有枪,毕竟在香港,想获得一把枪也是很难的。

    “哼哼哈哈哈……柳诀诚,你还比我能打,还比我不怕死,不过,你再厉害有什么用?打倒我四个手下又怎么样?你能战胜我手里这把枪吗?只要我一动指头,你的头就会爆掉,到时候什么都会流出来,我都不忍心看呀。哈哈哈…放下手里的东西!”李佳辉愤怒的说道。

    “你——”柳诀诚看着李佳辉,脸部肌肉抽动。“李佳辉你大爷的,你有种你开枪试试!除非你李家不想在香港混了!”

    “彭!”此时李佳辉却是一脚踢中了柳诀诚的手腕,旋即柳诀诚手中的钢筋便是掉落在地上。而李佳辉身边的四个保镖陡然上前去,一脚一拳,柳诀诚便是被打倒在地上,四个保镖开始连番的拳打脚踢起来。

    “啊!诀诚!”这时冉果儿看到柳诀诚被四个家伙踢在地上拳打脚踢,脸部已经都见血了,大声的叫了出来。

    “啊——”这时花月如也是震惊,嘴唇蠕动了几下,那美态,让人一看就迷死了。本来升起的希望荡然无存,柳诀诚救不了她们。难道说今天她们母女就这样被蹂躏,被糟蹋了?她死都无所谓,但是她不想让女儿冉果儿受到丝毫的伤害,毕竟她还那么小。

    柳诀诚被一阵拳打脚踢,痛苦的闷哼着。

    “啊!”突然之间柳诀诚大喝一声,乱阵之中,一脚踢中一个家伙的腹部,那个家伙被柳诀诚不知从哪里发出的强大力量给踢飞出去。而柳诀诚猛然站起来,一把抓住了一个家伙刺过来的匕首,不过此时他的手是抓住了刀口上。

    那个那匕首的家伙使劲的朝柳诀诚刺去,残忍无比。柳诀诚却是死死的握住刀口,刀口划入手心深处,血一滴滴滴落!

    给读者的话:

    一更到!最后一天了,月票不送就自动消除啦!求!精彩继续!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