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醉颜令之倾世妖妃 > 230.【vip】第二十七章 峰流大会(11)

醉颜令之倾世妖妃 230.【vip】第二十七章 峰流大会(11)

    “不替珀泉难过?”‘玉’沫黎淡淡的回了句。( 800)小说/-.79xs.-

    “与我无关逍遥派。”

    “呵,是吗?”‘玉’沫黎显然是不信柔纱的说法。见‘玉’柔纱脸上也没什么多余的表情,视线扫了扫‘玉’柔纱的右手,望了望木森宇的位置,补了句,“看来,你的老相好似乎没有意识到‘这场比赛出场的人是我’的这个问题,看来,你们的关系也不怎样嘛!”

    “用不着你‘操’心。”‘玉’柔纱闻言神‘色’一变,目光里带着深深的悲伤与落寞。她不自觉的看向自己的右手,不自主的动了动,似乎和以前没有什么差别。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她知道,这只手再也提不起重物了。

    “那么,家主,好好养伤。”‘玉’沫黎一笑,转过身看比赛。

    ‘玉’柔纱也不再多言,坐在位置上视线妄想木森宇那个位置,带着些许凄婉。她希望木森宇这个时候能转过来看她一眼,却又害怕对上他的视线。她怕,她怕自己的防线就此崩溃,怕自己不顾一切的投入他的怀中。她,一直都贪恋着他的温暖啊!

    或许是她的眼神太过炙热了吧,木森宇朝这边看过来。

    柔纱慌忙的转移视线,却还是和木森宇的目光‘交’汇了。在‘交’汇的那一刻,柔纱大脑里一片空白,什么应急反应都没有,呆呆的看着木森宇。似乎很希望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然而,什么都没有。

    短暂的对视了几秒后,木森宇平静的转过头去,看比赛。( )

    他,连一个点头问好都不愿给她呢。自己有在这里自作多情写什么呢?他连多看自己一秒都不愿意了,自己这样坚持有什么意思?真是搞笑的很啊,‘玉’柔纱,没想到一直薄情寡淡的你居然也会有这么一刻。

    呵——

    柔纱自嘲一笑。

    她缓缓的闭上眼,不再看他。

    或许他不知道,她期待这一眼已经有三年之久了。结果,这么个反应真的是大大的出乎了她的意料。不过,也‘挺’好啊,不是吗?什么都没发生。正好证明了在这场游戏里,输的最惨的其实一直都是她不是吗?一直都是她自己在自欺欺人罢了。

    一直都是这样的呐。

    呵呵。

    比赛已经开始很久了。

    赛场上,华夏王朝派出的司幽兰与南书王朝的楚莹儿一组进行对弈。皓月王朝派出的庄瑾浩和珀泉王朝的东方翌晨一组进行对弈。

    厮杀的火热啊。楚莹儿和庄瑾浩都在努力的拼搏中啊。

    只是,对于这场严重掺水的比赛北翎已经预见了结果。

    东方翌晨在珀泉可是有棋圣这么一个美名的。而且啊这个美名不只只在珀泉王朝响当当,更在整个玄古都很有名。他的棋艺在玄古是排得上名次的,或许没有前三但也有前五了!这么一个位置足以看出东方翌晨的棋艺之高了。

    所以,这场比试不用看就知道,东方翌晨必胜无疑。

    果然不出北翎所料,东方翌晨很轻松的就杀掉了庄瑾浩,赢了他这组的胜利。司幽兰也是一样。对于楚莹儿这个半吊子不需要多长时间。

    这下,才是真正的对决比赛了!

    东方翌晨vs司幽兰!

    司幽兰的棋艺到底多高北翎不清楚,但是北翎可以肯定的是,司幽兰擅长的并非棋艺而是其他方面恶魔超正义。

    从她的手指就可以看出来。像东方翌晨能得到棋圣这么一个美称自然与他天天练习棋艺有关。一次,他右手的的食指上面有一块很明显的老茧。这是拿棋子日积月累‘弄’出来的。反观司幽兰的手指光洁白皙没有瑕疵,倒是指腹上有很多划痕,这样看来,司幽兰擅长的是古琴这一类可以弹奏的乐器,并非棋艺。

    至于为什么派她出场,可能她的棋艺在五人中比较高?北翎随意一猜。

    棋盘如战场。东方翌晨一上场就把司幽兰狠狠压制,根本没有给她留有翻身的余地。把司幽兰吃的死死的,不让她有翻盘的机会。

    “八弟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够厚道了?”东方翦羽笑,略有些遗憾,“司幽兰的棋艺不过如此。八弟也不看在她是‘女’子的份上让让。“

    “你阻止?”他身边的木森宇淡淡的回了句。

    “棋盘如战场。”东方翦羽回他八个字。

    木森宇一下子就没有话讲了。能够把无耻表现得这么淋漓尽致的人也就只有这货了吧?木森宇没有再接下去。

    他略微朝‘玉’柔纱那个方向看了看,瞧见她在专注的看比赛就把视线转回来了,没有关注太多。他幅度不大,但还是被东方翦羽那个眼尖的捕捉到了。

    “放不下吧。”东方翦羽一笑,喝了一口茶,感叹道,“有茶有酒有点心,皓月真是下了一番功夫。”

    “没有什么放不下的。”是一直都没有放下过。木森宇在心里补充一句。

    从来没有放下过谈什么放不下呢?木森宇一笑,那笑容里满是苦涩。

    “你当初娶妻真是把我吓了一跳啊,这么突然,我连贺礼都没时间准备。”东方翦羽这么一句话就可以看出他和木森宇的关系有多亲密了。

    “家父的意思。贺礼可以补上。”

    “还真的是不放过我呢。”东方翦羽呵呵一笑,“只是,令尊也真是够急的。明知道你要出使皓月,还让你在出发前两个月迎娶了宫家嫡‘女’。你这一走,那美娇娘可不知道耐不耐得住这两个月的寂寞哟。”

    “随她去吧。”木森宇淡淡回答。

    “这反映真淡定。要是下次带了顶绿帽子回去,真不知道你还是不是这么淡定了。”

    “没有感情的婚事,没必要倾注太多心思。”

    “嗯,没必要倾注太多心思,这句话值得回味。”东方翦羽说着还夸张的咂了咂嘴,“那,那位值不值得回忆呀?”说罢指了指‘玉’柔纱的位置。

    木森宇一怔,显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啧啧,也太不上心了吧,亏得人家姑娘在听见你婚讯的时候差点毁了右手呢!连这个问题都没想过,你好意思?”东方翦羽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故意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木森宇。

    这件事‘玉’柔纱谁都可以不隐瞒,唯独除了木森宇。

    偏偏,东方翦羽把这件事抖了出来。

    藏不住了。

    “你说什么?!”

    “淡定,淡定。”东方翦羽说,“想知道?问她去!”说完挥开木森宇的手,看向赛场。

    这个时候,比赛也结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