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坐在马车上,梅焕然问冥铩羽去哪里,却把冥铩羽问愣住了。

    是啊,该去哪里呢?勋王爷府吗?冥铩羽皱眉,她下意识地不想去回那里。他们一家人和和睦睦自己掺合进去算怎么一回事!

    深深叹了口气,冥铩羽把头埋进了一直安安静静陪着自己的雪戊身上,闷闷地道,“把我随便放在哪里好了。”

    梅焕然一怔,接着笑眯眯地靠过来安慰道,“是不是跟家里闹矛盾了?要不去哥哥那里住吧!哥哥给你买好吃的哦!”

    冥铩羽扭过头,完全不想看见梅焕然那张有些欠揍的脸,接着道,“我肚子饿了。”

    梅焕然又是一愣,这孩子思维跳跃怎么这么快呢?!既然已经决定了,梅焕然耸耸肩,又一幅兴致勃勃的样子,“那好吧,哥哥我带你去帝都最好吃的酒楼,保证你吃过一次还想吃第二次!”

    这次冥铩羽没理梅焕然了,而是附到雪戊耳边,小声道,“回王府把小七他们带来。”

    雪戊点点头,一窜就跳出了马车,倒是把梅焕然给惊得不轻,“你这狗怎么跑了?”

    冥铩羽无语,怪不得他一直不奇怪雪戊呢,原来是把它当成狗了……

    “没事,它出去尿尿。”冥铩羽淡定地说道。

    “真的?!”梅焕然有些惊讶,接着就源源不断地开始了,“好有灵性的狗狗啊!我也想要,要不你把它送我吧?对了,我上次看到一个朋友,他也有一条很聪明的狗,那狗可好玩了balabalabala……”

    冥铩羽头痛,这二货!

    “梅焕然,”不得已,冥铩羽出声打断了他,“要不你给我讲讲这片大陆吧?”

    “讲这片大陆?”梅焕然奇特地望了冥铩羽一眼,“你在学校没学吗?”

    靠这人废话真多!冥铩羽愈加头痛,“家里穷,没钱上学。”

    “穷?!”梅焕然惊呼,紧接着鄙视地看了冥铩羽一眼,“得了吧,你还来见陛下呢,你还好意思装穷。不过说到这个,我还不知道你什么身份呢,你是皇亲国戚吧……”

    “梅焕然,”眼看他又有偏题且长篇大论的样子,冥铩羽很严肃地打断了他,“我们是朋友吧?”

    朋友?好像年龄不对头啊,不对,不止年龄,还有什么也不对头啊……

    看到梅焕然那有些迷茫的眼神,冥铩羽不管不顾继续严肃认真道,“既然是朋友,就不应该在意对方的身份家世对吧?”

    这倒是,梅焕然这次很痛快地点头了。

    “所以,我到底是什么身份有什么关系呢?!作为朋友的你还在乎那些吗?!”

    看到冥铩羽义正辞严的表情,梅焕然用力的摇了摇头。

    “这就对了,”冥铩羽欣慰地点头,“所以以后我的什么你也不要打听了,而且你要帮助我,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要逗我开心,我渴了要给我倒水,累了要给我捶背,一定要尽心尽力全心全意!你能做到吗?”冥铩羽直直地看向梅焕然。

    你确定这是朋友吗?!怎么看上去这么像仆人啊?!

    “我们是朋友的,对吗?”冥铩羽眼神郑重地看向梅焕然。

    由于冥铩羽亮晶晶的眼神,梅焕然重重地点头,同样一脸严肃。

    冥铩羽满意地笑了,“好了,你讲吧。”

    梅焕然摸着脑袋愣愣地应了声,怎么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呢?!【开什么玩笑?!是全都不对劲好吧?!你连她名字都还不知道呢!】算了,不管了,梅焕然甩开那些想不开的想法,兴奋地开始讲了起来【话说你兴奋个什么劲儿啊!】,“这片大陆叫做魔卡大陆,我们所在的国家叫做天玄国,除此之外,还有三个国家,分别是莫里国,康达尔国和德拉国。其中莫里国是个女尊国,男子的地位无比低下;康达尔则是一个类似于游牧国家吧,他们国家的不管男人女人都很粗犷而且爽朗,是个不错的国家;最后的德拉国,就有点难说了,这个国家很神秘,很少出来交流,不过听说他们是以黑暗魔法为主的,总之很奇怪就是了。”

    梅焕然说到最后还一脸认真地忠告道,“你以后千万别去莫里国哦,不然你会被掳走做男宠的!”

    冥铩羽完全忽视了他最后一句话,反而皱着眉头,有点不解的问道,“怎么会?我记得应该有个什么大寒王朝的啊,没有吗?”

    梅焕然有些不解,“没有啊,你哪儿听说的?”

    “有的!”冥铩羽很坚持,“我去过的,那里就是叫大寒王朝!”

    梅焕然低头仔细思索了一会儿,终于醒悟,“那你说的应该是洛幻大陆吧!”

    冥铩羽满脸问号?这人界怎么这么tmd复杂?!

    “洛幻大陆是另一个大陆,那里灵气元素稀薄,几乎没有修炼的人,不过那里要是有人要修炼的话都会费劲千辛万苦来到我们魔卡的。”梅焕然解释道。

    “意思是那里的人都很弱咯?”冥铩羽若有所思地问道。

    梅焕然巨汗,“差不多吧!”

    一片超级弱的,没有灵力法力的大陆,居然有人可以到冥界拿到生死簿?!

    冥铩羽眼神突然变得黝黑深邃起来,“那要怎么去?”

    “不是吧?!你去那里干什么?”梅焕然咋呼起来了。

    冥铩羽轻轻扫了他一眼,他立刻投降,“我说,我说,好像是要到什么地方的传送门吧?我也不太清楚,毕竟几乎没有人要去那里的。”

    是吗?冥铩羽摸着下巴深思起来。

    “到了,到了,”梅焕然一脸狗腿的看向冥铩羽,“快下来吧,我请客!”

    话说,少年,你这幅样子真的没问题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