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个,冥,冥小姐?”礼官僵硬着脸出声了第三次,却依旧没有人出现。

    下面早就已经议论纷纷了,“这个冥羽谁啊?”

    “不知道,没听过,不过架子还挺大的!”

    “不对啊,怎么没听说过有这个人啊,怎么准放她进来?”

    “谁知道啊?!什么人居然害得二皇子这样尴尬,弄死她的心都有了!”

    ……

    冥铩羽抱着冥千邪和小七躲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身子不停的往里面缩缩缩,生怕遇到认识的人被发现,以至于都忽略掉了那些人类不敬的话语。

    “陛下到!”一声尖细的嗓音瞬间让整个御花园安静下来,接着跪倒一片,

    “臣等参加陛下!”

    皇帝轩辕仁爵点点头,“起来吧。”接着疑惑道,“你们刚才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众人互相看看,目光统一看向礼官,礼官颤抖着,一下跪在地上,“陛,陛下息怒。刚才花灯活动,有一对是二皇子和一个叫冥羽的小姐,可是半天没有人出来。”

    没人注意到轩辕仁爵一听到那个小姐的名字,面上闪过一抹不自然,不过很快他收敛了自己的表情,“好了,继续吧,也许是有什么人在恶作剧。”

    “是!”

    虽然嘴上答着是,不过众人心里早已疑惑重重,这冥羽到底是谁呢?陛下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避开这个人了呢?

    这下引发的闹剧注定让接下来的活动有些扫兴,没人把心思再放到上面。

    二皇子轩辕靖表面上平静如水,可眼眸中也掀起了些许波澜,抬眸正好对上了皇帝投来地意味深长的眼神,轩辕靖一怔,接着转开眼神,像以往一样冰冷淡漠。

    ……

    第二天。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冥羽公子小小年纪救我国于危难之中,解救万千百姓……今封冥羽为当朝国师,钦此!”

    清晨一早下来的皇榜震惊了不少人,引得举国对此国师好奇不已,而皇帝的书桌上也早已布满了奏章,纵然不少大臣上奏,皇帝依旧坚持自己的决定,并且还下了一道指令,对国师不敬者,杀无赦!

    冥铩羽只在自己的新房子里住了一个晚上,便搬到了国师府,损失由皇室按价十倍赔偿。

    这等好事冥铩羽向来不会拒绝,只是唯一比较烦的就是那些大臣百姓,踏破了门槛想要目睹国师尊容。

    国师府,庭院。

    “小羽,这下子,你可是个国师了哦,好威风!”冥千邪眨着眼睛促狭道。

    冥铩羽的眼神幽深,“没想到居然被那个老头子摆了一道……”既然成为国师,那她冥铩羽必然维护的便是这个国家,“这皇帝可是占了一个好大的便宜!”冥铩羽有些不爽,完全不能接受自己被人类算计了的事实。

    躺在摇椅上,听到外面依旧嘈杂的声音,冥铩羽闭上眼睛,对着小七挥挥手,“罢了,小七,带着雪戊出去给我们国师立立威!”

    小七眉开眼笑,“是,大人!”

    冥千邪看着小七的背影,“这个人类很弱!”

    冥铩羽不在意地笑笑,“他的能力很强,而且,”冥铩羽睁开眼睛,焕发出流光溢彩的光芒,“灵魂强大就够了。”

    冥千邪瘪瘪嘴,跳到冥铩羽身上,蜷缩起来,摇着尾巴安逸地养起神来。

    ……

    “快看!门开了!”

    顿时无数民众热切地注视着,幻想着新上任的国师的模样,没想到走出来的是一个抱着一只狗的男孩。

    众人石化,“他,是国师?”

    小七好心地回答,“不,我是国师的管家。”

    众人了然地点点头,随即有人叫道,“那让国师出来见见我们呗!”

    小七依旧笑眯眯地回答,“不行哦!”然后眼神一冷,“雪戊!”

    雪戊从小七的怀中跳出来,瞬间变成巨大的狼身,对着众人发出一声刺耳的咆哮。

    不少人已经吓晕了过去,小七从雪戊身后探出一个脑袋,笑嘻嘻地道,“我们国师喜欢安静。”

    听到这话,不管是想走的还是不情不愿的都离开了,国师府的地界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这之后,不少势力也开始蠢蠢欲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