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冥王大人,桃花朵朵 > 寿(宴(一)
    盯着轩辕云朗看了半晌,冥铩羽忽然道,“我怎么把你弄去医馆啊?我这么小!”说完还委屈地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

    轩辕云朗也是一愣,这才注意到了冥铩羽的年龄问题,“天啊,你还这么小?!”刚才冥铩羽表现出来的杀伐果断和成熟都让人足以忽略她的年纪。

    冥铩羽瞥了他一眼,果断选择忽视这种让自己不爽的废话。

    恰巧这时候小七赶到了,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小七有些摸不着头脑地看着两人,“大人,您不是水元素魔法师吗?水元素可是除了光明元素外,最具治愈力的元素呢!”

    这下换冥铩羽怔了,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然后又看向小七,一脸迷茫,“真的吗?居然还有这个功能?我怎么不知道?!”

    说实话,指望暴力狂冥铩羽主动去发现什么治愈能力真心不可能!

    “这样的话,又可以省下一笔开销了,还省力气,真好!”小七喜滋滋地说道。

    既然知道自己的能力了,冥铩羽也就撇撇嘴,上前准备给轩辕云朗治疗。

    “喂喂,我们还是去医馆吧!我怕你会治死我的!”轩辕云朗一脸惊恐地望着蹲在自己身前的冥铩羽。

    “没事,”冥铩羽抬起头,露出一个血腥的笑容,“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

    轩辕云朗更觉得不靠谱,迟疑地问道,“你该不会把我当成你的试验品吧?!”

    “…。没有啊!”冥铩羽抬起脸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该死!你刚刚明明就是一脸‘你怎么知道的?!’的表情啊!轩辕云朗在心中狂吼。

    “好了,开始吧!”冥铩羽不由分说地靠近,并且强制性地堵住了轩辕云朗想抗议的嘴。

    “嗯,应该从哪里开始呢?”冥铩羽喃喃道,看着轩辕云朗的身体一脸兴奋。

    轩辕云朗对于冥铩羽那种在解剖尸体的表情感到极度惊悚,不停的扭动身体,准备离冥铩羽远远的。

    冥铩羽很不满轩辕云朗的态度,唤过小七,“按住他!”接着又露出一个阴测测的笑容,“再动的话我就要鞭尸了哦!”

    轩辕云朗一脸绝望的躺在地上,父王母妃,我对不起你们,儿要先一步走了……

    冥铩羽的手心凝结起一个洁净的水团,然后集中精力,将手中的水变成极细的丝状,游走在轩辕云朗的伤口上,深入肌肤,接着轩辕云朗那些伤痕奇迹般的恢复了,好像没发生过一般。

    轩辕云朗的脸早就从绝望变成了震惊,张着嘴巴看着自己愈合如初的身体。

    冥铩羽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拿掉了堵住轩辕云朗嘴的破布,得意地问道,“怎么样?”

    轩辕云朗呸呸几声,然后活动了一下自己的颚骨,激动地道,“你一个小孩子居然这么厉害,这种程度的治愈起码要魔法师才能达到呢!”

    冥铩羽沉默了一会儿,“魔法师很厉害吗?”

    轩辕云朗一脸看怪物地眼神望着冥铩羽,“当然了!有些人一辈子都还是个魔法学徒呢!我们大陆的魔法师倒是没有那么稀少,不过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很厉害了!”

    “……那统领呢?”

    “统领?”轩辕云朗提高了音量,接着压低声音,“我记得我们国家突破魔法师的好像只有龙院长和帝国的两位长老,不过具体什么阶级就不知道了。”

    冥铩羽无语,在心里默默感叹,怎么这么弱呢?!

    不是别人弱,是你开挂好吧?!

    “喂,你还要在地上躺多久?”冥铩羽回过神来,看着还在地上,浑身脏兮兮的轩辕云朗,嫌弃地踢了踢他的屁股。

    “哦,对哈!”轩辕云朗一股劲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羡慕地看向冥铩羽,“你的天赋肯定很厉害吧!”

    冥铩羽没有回答,反而意味深长地看向轩辕云朗,“做人不要自负,却也不要看轻自己。”

    说完,转过身,轻松地挥挥手,“那就拜拜了!”

    轩辕云朗还在思考话里的含义呢,便看见冥铩羽离去的背影,连忙喊道,“我还没报答你呢!”

    “会有机会的!”冥铩羽头也不回,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不要看轻自己……轩辕云朗留在原地,看着冥铩羽离开的方向久久地不能回神。

    ……

    出去好好的逛了一番,冥铩羽带着小七心满意足地回到府上,便收到了朝廷发来的请柬。

    “什么?!又有宴会?!”冥铩羽捏着手里那张薄薄的纸,一脸咋舌,“这国家到底多有钱啊?这宴会一个接一个的!怪不得人类现在如此堕落!”说到最后,冥铩羽的脸上露出了痛心的表情。

    冥王大人,表这样啊!人家不就是两个日子挨得近了一些吗?!

    “小羽,这次又是什么啊?”府里仅有的两只动物和小七都好奇的凑了过来,话说当天皇帝除了赐了个府邸和一些金银珠宝,一个人也没敢往里面配啊,生怕自己的帝国子民一不留舍就离自己远去……

    冥铩羽头痛的把请柬扔到石桌上,自己仰躺在躺椅上,“自己看吧!好像是那个狗屎皇帝的生日!”

    自从被皇帝坑了之后,冥铩羽一直这样称呼皇帝,语气中浓浓的愤恨和不满……

    冥千邪惊呼起来,“小羽,就只有一个星期了呢,你送什么礼物啊?”

    “礼物?”冥铩羽睁开眼睛,满脸的不爽,“我去参加就已经是他的荣幸了,还敢要礼物?!”

    冥千邪和小七都已一种无法挽救的表情看向冥铩羽,这孩子已经没救了!

    不想再和冥铩羽费口水,冥千邪转头对着小七语重心长道,“小七啊,这礼物的事就交给你了!记住啊,别挑太贵的,给他礼物就已经不错了,别太给他面子,还有啊,包装可以省就省了吧……”

    小七一脸认真地点头听着,时不时还做下笔记。

    你们一家子都一样吧?!

    雪戊跳上冥铩羽的躺椅,一脸认真地道,“我也想去!”

    “雪戊,你会说话?!”冥千邪一脸惊吓。

    雪戊甩都不甩冥千邪,他只跟冥铩羽说话,上次跟小七说了一句都很大发慈悲了……

    冥铩羽倒是很惊讶,摸摸雪戊的脑袋,“雪戊为什么想去呢?”

    “想跟着你!”雪戊毫不犹豫地回答。

    冥铩羽的唇角向上扬起一个弧度,“好啊!那就小七和冥千邪看家吧!”

    不公平待遇!小七和冥千邪深深地怨念中……

    一个星期后。

    冥铩羽抱着小七慢摇慢摇地向皇宫走去,就这几天,她已经看到了好多其他国家人的到来,见识了无数大牌土豪的皇子公主,对此,冥王大人表示对人类未来的深刻担忧和仇富……

    皇宫。

    宴会的准备早就完善了,宾客们也基本都到齐了,按理说这个时候皇帝是该宣布寿宴的开始,可不知为何却迟迟没有说话,似乎还在等什么人。

    这个时候,皇后和太子对视一眼,眼里充满深意。

    轩辕靖也低下头,遮掩自己露出的趣味的笑容。

    ……

    天渐渐黑了,冥铩羽终于来到了宫门口,门口的太监急忙上前拦住,“你是哪家的孩子?不能进去!”

    冥铩羽冷冷地扫了他一眼,雪戊衔着请柬递到了那个公公的手上。

    太监不相信地看了他们一眼,打开请柬,这是……

    “你,你是国师?!”太监舌头好像打了结,惊怔地问道。

    冥铩羽眯着眼睛看向他,面上充满不耐,那个太监只感觉仿佛有一根绳子狠狠地勒住自己,浑身冰冷,话都无法流畅地说出,“国,国,国师到!”

    听到通报声,冥铩羽收敛了眼神,径自走了进去。宫门口的太监满身冷汗地摊在地上,那个国师的眼神太可怕了!

    一声充满恐惧的尖利声音响彻整个大殿,全场立刻安静了,同一时间看向门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