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此话一出,全场一片寂静。

    连轩辕仁爵都愣了半晌,那毕竟是绝望深渊啊!

    绝望深渊,就如同它的名字一般,让人绝望,里面的魔兽个个凶残暴戾,但数量稀少,所以不常遇到。但别以为这就是幸运了,每一个进入绝望深渊的人,只有极少数可以成功的走出来,只是那些走出来的人,都不会说出在里面所经历的事。

    众人心思百转,看向幽玦一行人的眼神不免带了些忌惮。

    轩辕仁爵的眼神不着痕迹地扫过那一小片整齐的黑色,面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幽玦他们进入了绝望深渊就已经让人不可思议了,但他们竟然还出来了,而且带着一只魔兽!

    如此强大的实力,让轩辕仁爵不得不防备,不得不深思德拉国的意图。

    冥铩羽有些戏谑地看着众人沉默的表情,“怎么?一个二个都不说话了?这岂不显得我们天玄无人?!”

    闻言,轩辕仁爵被拉走的思绪又回到了这个话题上,看了眼耐心等待,无一丝催促不满之意的幽玦,轩辕仁爵的目光有些暗沉。

    但那道眸光不过一闪而过,脸上随即又带上了笑容,“是啊,不知众爱卿有何高见,拿下这魔兽?可不要让我们天玄被人看了笑话啊!”

    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不少大臣都心底一颤,使臣们倒是没有露出嘲讽的笑容,不过那看好戏的眼神却毫无收敛之意。

    又是一片沉寂,轩辕仁爵稳稳地端坐着,不过浑身已经散发了一种让人压抑的气息,整个宴会厅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冥铩羽的眼神不断乱飘,看到了坐在自己下首,神色从震惊到羡慕,再到愤慨,最后纠结的人,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眯起眼好像想到了什么,冥铩羽露出一个算计的笑容,盯着下面局促不安的人,突然出声道,“既然没有志愿者,不如让本国师来推荐个人吧?”

    “哦?”轩辕仁爵自然不会傻得别人给了你台阶,还不会下,笑着回道,“不知国师说的是谁?”

    “我说的啊,”在下首的轩辕云朗脊背觉得有些发凉,“就是您的亲外甥,勋王府的世子,轩辕云朗。”

    骤然间听到自己的名字,轩辕云朗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望着上面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小人。

    此话惊起了轩然大波,整个宴会厅就像水烧开了一般,嘲笑讽刺不绝于耳。

    “什么?那个废物?”

    “这个国师脑子秀逗了吧?!”

    “哼,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不知道陛下怎么想的?!”

    ……

    这样的议论声不但让别国看了笑话,也让轩辕云朗自卑地底下了头颅,脸涨得通红,在这一刻,他甚至有些怨恨起上面那个救了自己的小人,为什么要让自己出这样的丑?!

    轩辕仁爵的脸色更加难看了,首次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那种恐怖的威压让吵闹的众人都安静了下来,不敢再说一句话,连坐在一旁的皇后都有了发慌的感觉。

    冥铩羽有些赞赏轩辕仁爵的威信,但同时也更加鄙视人类的行为,脸上带着一抹嘲弄,“怎么不说了?自己没本事上去,还敢去嘲笑别人?你们哪里来的这种自信和胆量?!这脸皮,在哪儿磨得,那么厚!敢tm说这么多屁话,有种自己上啊!让你们上场,屁都不敢放一个!有什么资格嘲笑轩辕云朗?!”

    一席话说得底下的人面色通红,那不是羞愧的,是气的!

    轩辕仁爵没有阻止冥铩羽这番话,一来他也觉得这群人欠教训了,没本事不说,还不把皇室的脸面放在心上,当着自己的面都敢嘲笑世子,把皇室的尊严置于何地?!二来,冥铩羽的形象和身份比较不容易让人看笑话,大不了来一句小孩子童言无忌,谁敢跟一个小孩子计较?!

    冥铩羽冷哼一声,移开眼,看着幽玦,“三天吧,三天后,天玄派出世子轩辕云朗当中驯服这头魔兽!”

    这下子,事情有些大条了,虽然说轩辕仁爵确实想挽回自己的面子,找回场子,可是这轩辕云朗的天赋也是真的有问题,还当众驯服,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不光下面的人议论纷纷,就连轩辕仁爵都投来了不赞同的眼神。

    冥铩羽叹了口气,看着轩辕云朗愈发底下的头,有些头疼,这下怕是要被恨死了!

    可是,这轩辕云朗还真是可怜,同为人族,更是同一个国家的人,除了父母,竟然没有一个人相信他,支持他,反而当众闹起内讧,看来这人族的未来真心不美好啊!

    径自感叹了一番,冥铩羽才重新开口,“本国师见轩辕云朗天资不凡,且与本国师一见如故,所以决定将其收为弟子,三天之后,便是本国师给弟子的第一次测试!”眼神冰冷起来,扫视了一圈,“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你都这么说了,他们哪敢有意见?!一群人在心底愤愤骂着,面上却一副恭敬不已的模样,至少现在还没有人想去触这个少年国师的霉头。

    轩辕仁爵惊讶地看了冥铩羽一眼,又盯着下面全身僵住的轩辕云朗,露出一个意味深长地笑意,“既然国师都这么说了,那就这样吧!”转头又笑眯眯地对着幽玦道,“那就麻烦德拉国师了!”

    幽玦望着冥铩羽的眼神闪了一下,随即对着轩辕仁爵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我的荣幸,陛下。”

    于是一场寿宴就在这样的闹剧中收场了。

    ——分割线——

    国师府。

    轩辕云朗激动地冲着冥铩羽吼道,“为什么?!我哪里惹到你了?为什么要让我这么出丑?!为什么要让我去干这种事!我明明就是一个废物!”

    轩辕云朗跌坐在地上,失落地把头埋在膝盖里,沉默了。

    冥铩羽淡淡地指出,“你哭了。”

    “我没有!”带着浓重的鼻音。

    “你哭了!”

    “我没有!”

    “你哭了!”

    “我没有没有,没有!”轩辕云朗蓦然抬起头,睁着红通通的眼眶,失控地吼道,“都说了没有了,你还想怎样?!”

    冥铩羽沉默了一阵,才开口,“我说你可以,就真的可以。我没有想过让你出丑。”

    “我可以?”轩辕云朗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笑起来,却充满苦涩和心酸,“我就是个废物!”

    冥铩羽蹲在轩辕云朗面前,严肃地说道,“不要说自己是个废物!每个人活着都有自己生来的意义,不过这种意义是好还是坏。永远不要觉得自己没用,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奇迹。”

    站起来,冥铩羽补充道,“我明天会开始对你的训练。”

    说完,挥一挥衣袖走开了,留下一个失魂落魄的人在混沌中摸索着自己有些许眉目的人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