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王,王,你在哪里?”

    “王,好想你,这里好…。可怕……。”

    “王,王……”

    白雾茫茫的天地夹杂着缕缕灰色,周边隐隐约约可以看出是一座落败的院子,腐朽不堪。墙壁上布满灰尘,角落里结满了蜘蛛网,不时地有老鼠蟑螂光明正大地穿过。

    一个男人,衣衫破败,跌倒在角落里,被雾气所笼罩,看不清面容。

    慢慢地,白雾渐渐散去,男人的面孔愈加清晰,只见他满面苍白,嘴唇干裂,眼神空洞,但嘴唇不停地上下合动着,他叫的是……

    “王,你在哪里?……”

    ——冥王大人,桃花朵朵——

    猛然从床上坐起,冥铩羽额头上全是冷汗,眼神惊疑不定。

    “是,泉吗?”喃喃地念道,冥铩羽重新倒回床上,心神起伏不定。

    也许我抛弃他们太久了……

    用力地闭了下眼睛,冥铩羽迅速翻身从床上起来,向外面走去。

    果不其然,冥千邪,雪戊和小七正在闹着玩,冥铩羽怔怔地看着那一幕,耀眼的阳光照耀在身上,暖暖的,冥铩羽却觉得有些刺目,刺目得想要流泪。

    深吸一口气,冥铩羽已经不知道有几千年没有流过眼泪了,甚至摒弃了喜怒哀乐,每天唯一的事情就是工作,在小黑小白的身上挑刺是难得的乐趣,想不到在人界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也拥有了这么多情绪。

    只是不知此时的安定,又可以维持多久?

    冥铩羽迈开步子,走到冥千邪的身边坐下。

    “小羽,你醒了啊?”冥千邪玩着手中的牌,抽空问候了一声。

    冥铩羽没答话,看着一人两兽玩得很开心的样子,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定。

    “我要去找泉。”

    “哦,你要去找泉……什么?!你说要去找谁?!”冥千邪念道一半,突然惊叫起来,手里的牌漫天飞舞。

    小七和雪戊报以一个疑惑的眼神。

    “泉。”

    “为什么突然有这个想法?”冥千邪冷静下来,他明白冥铩羽绝对不是头脑发热,一时说说而已,她是个相当理智的人。

    “梦回。”

    简单的两个字却足以让冥千邪了解。

    梦回,是所有灵能力者拥有的一种能力,一般来说,是指对未来发生的事或者与自己相当亲近的人有所感应,预感将来的险况,或者对那个人的现状有所感受。

    就相当于常人的第六感,例如经常有些不好的预感啊等等。而灵能力者则可以将这种‘第六感’实话,将状况更加清晰地展现,越强大灵力的人,则梦回的能力越强,梦中的场景越清晰,也就更加感同身受。

    冥铩羽就梦回到了死神泉的现况,而且充分感受到了他的无助和绝望,情况很不妙。

    “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冥千邪难得的严肃。

    冥铩羽没有再回答,而是望着远边的天际,出神。

    冥千邪也没有催促,再没有人比他更懂冥铩羽了,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明白了她的决定,他只能支持。

    小七和雪戊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气氛不太好,于是相顾无言。

    ——冥王大人,桃花朵朵——

    学院禁地。

    “真的决定了吗?你要自己一个人去?”自从冥铩羽身形受创之后,琅邪就回到了禁地,与本体离得越近,越有利于恢复能量。

    冥铩羽没讲话,靠在树上,望着远方血红的夕阳,重重地点头。

    “好吧,”琅邪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你至少要把那只狼带上。”

    “我明白的。”冥铩羽回过头,一脸庄重。

    “对了,那两个人蠢货呢?”冥铩羽突然想起了被她遗忘许久的两个魂魄。

    “你是指李少宁和杨芊芊?”琅邪摇了摇手上的纳魂镯,温和地笑了笑,“他们在里面修炼呢!”

    冥铩羽也露出一个笑容,“这样也不错,”然后又眼带笑意地看向镯子,“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琅邪一愣,随即笑得眯起了眼睛。

    “琅邪,你是懂我的。”冥铩羽直直地看向琅邪。

    “不,”琅邪摇摇头,“这个世界上没人会比冥千邪叔叔更了解你了。”

    “不过,我会帮你处理好这里的一切的。”

    听到前面,冥铩羽本来面色有些暗沉,不过后面的话一说,立即放心地点头。

    又一次看向远处天际,冥铩羽总觉得心神不安。

    泉,等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