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窄小的客房里,冥铩羽控制着手中的水元素一遍又一遍地治愈着泉千疮百孔的身体,等到这一遍完成的时候,冥铩羽的额头上出现了一层密密的汗珠。

    皱起眉头,冥铩羽看着泉依旧没有半分好转的身体,烦躁地转身坐下。

    “雪戊,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一点儿都不见好转?!”

    “我想,可能是由于水元素治愈效果不够吧。毕竟光明元素才是最强大的治愈力量,而且你的等级太低了!”雪戊想了想,回答道。

    “该死!”冥铩羽一拳捶在桌子上,她现在无比痛恨自己底下的实力和完全派不上任何用场的黑暗力量。

    “泉,我该拿你怎么办?!”冥铩羽转过头,深深地望着床上似乎睡得很安详的男人。

    忽然,冥铩羽感觉额头上一阵发烫,头开始剧烈疼痛。

    雪戊惊呼起来,“小羽,你的头?!发亮?”

    “雪戊,布结界!”冥铩羽说完这句话,再也忍不住痛意,昏了过去。

    ——冥王大人,桃花朵朵——

    这是一个再奇怪不过的世界,左边是浓重如墨水般的黑暗,右边是亮得刺眼的光明,两个世界间有明显的分割线,却又奇异的融合在一起。

    冥铩羽就站在那条边界上,银发冰眸,美丽的容颜,整个人带着凛冽而不可侵犯的气质,让人心生畏惧。

    这,才是真正的冥王!

    看着自己回到成人时候的体型,冥铩羽有瞬间的僵硬,随即放松了身体,若无其事地打量着这个出现得莫名其妙的世界。

    “冥王殿下,又见面了。”圣洁得不可思议的声音传来,让人的身心平静下来。

    “我当是谁,原来又是菩萨。”冥铩羽感受到熟悉的气息,紧绷的身体松了下来,“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不,不是我带你来的这里,”菩萨不急不慢地答道,“这是你自己想要来到这里。”

    “我自己?”冥铩羽一字一顿地重复道,有些疑惑。

    “是的。冥王殿下拥有的一直是强大的黑暗力量,并且也引以为豪,但就在刚才,为了死神,你的内心爆发出强烈的想要拥有光明力量的渴望,两种情绪相互矛盾,所以你来到了这里。”

    “这是哪里?”

    “随便,不过是个名字而已。”

    “那么,怎么回去?”

    “回去吗?”菩萨有些讶异,“不问问来这里干什么吗?”

    “不,不需要,”冥铩羽定定地说道,无丝毫犹豫,“我的同伴还在等我,等我救他。”

    “恭喜你,冥王殿下。”菩萨的话语里已然带了一点笑意。

    “恭喜我?”冥铩羽自嘲道,“恭喜我现在落魄到连自保都困难吗?”

    “不,”菩萨静静地说道,“记得我说的吗?你少了一颗心。要成为一个真正的高等生命体,要有感官和意识,最重要的是要有情感。当你的内心长得真正强大的时候,就是你的心完整的时候。而你在人界的所作所为,无不表示着你开始拥有一颗心。

    你为了同伴出生入死,你帮助你曾经最厌恶和鄙夷的人类,你用尽力气去战斗,看起来似乎不值得,而你这样去做了。敢问殿下,你认为情感是什么?”

    “是累赘,是包袱。”冥铩羽开始恍惚起来,听到这个问题,下意识地回应道,那是她一直认为并且坚持的。

    “真的是吗?”菩萨淡淡的笑了,“那你又何必为了冥界的存亡,为了人类和同伴的生死却努力,甚至不惜牺牲自己呢?”

    “我……”冥铩羽词穷了,眼里透出迷茫,是啊,为什么呢?

    “也许吧,你认为情感对于你来说是一种累赘,大多数强者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他们都不是真正的强大,战斗时因无牵挂,所以无顾忌,真的是这样吗?”

    “是!”仿佛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冥铩羽回答得无比大声。

    “不是。但无所牵挂,无所顾忌,所以生死早已无所谓了,因为无人在乎。而有了牵挂,就会有一种护着身后人的信念,活着回去见他们的意志。你现在为什么而战斗?”

    “为了冥界。”冥铩羽的眼神浑浊起来,木然地答道。

    “为什么冥界对你来说这么重要?”

    “因为,那里有很多舍不得丢掉的记忆和人。我在那里长大,在那里待了上万年,我是冥王,我要负责……”

    “所以,告诉我,你为了为什么战斗?对你来说,战斗的意义是什么?”

    “是为了冥界里我无法割舍掉的人,无法忘却的事,以及无法推卸的责任。我的身上流着冥王的血统,我是冥界所有人的希望和信仰,我不能倒下。战斗是我现在唯一也必须去做的事,为了我的民众、亲人和朋友。

    只要他们还在我身后,我就不能也不会倒下,因为,他们的信仰支撑我,战斗到底!”冥铩羽的眼神逐渐清明起来,话语中带着毁灭一切的勇气和坚定。

    “你厌恶光明对吗?”

    “是!”冥铩羽毫不犹豫,但菩萨的用意她已明了,“但是,为了那些等着我,信任我的人来说,这点厌恶算什么呢!”

    话音刚落,冥铩羽果断地迈步踏入了那片白茫茫的世界。

    随着脚步的落下,冥铩羽身后的世界渐渐崩塌消亡,不再转身,冥铩羽淡笑道,“菩萨,多谢!”

    “殿下,多谢你自己吧!毕竟我只是一个幻影,真正与你对话的,是你自己的心。这里的名字,叫做,心之所往。”

    低头抿唇一笑,冥铩羽的身影消失在这片幻境中。

    许久,“这样,真的好吗?”难得的,菩萨的声音出现了一抹担忧。

    “顺其自然吧,只希望她到时候真的可以担当如此重任!”

    “那她的身世?……”

    “随他吧……”

    ——冥王大人,桃花朵朵——

    缓缓地睁开眼睛,冥铩羽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容不得她在耽搁,从地上一跃而起,奔到床边。

    看着泉依旧苍白的面容,冥铩羽深吸一口气,抬起手,手心中慢慢聚集起一团亮白色的光晕,然后渐渐浓郁起来。

    不再迟疑,柔和的光元素修复着泉身上的伤口和体内的筋脉,只见那些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了。

    冥铩羽松了一口气,跌坐在床边,看着已经目瞪口呆的雪戊,狡黠地说道,“雪戊,这是秘密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