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嗷呜!”那股威压带来的影响似乎不小,雪戊迅速变大了身形,背脊拱起,露出了尖利的獠牙,一双眸子早已浸满了血色。

    冥铩羽瞥起了眉,厉声喝道,“雪戊!”这一声清亮有力,夹杂了冥铩羽的一丝内力,将雪戊的神智唤了回来。

    迷茫地睁着眼睛,雪戊的眼神渐渐清明,顿时有些惭愧地望着冥铩羽。

    “没事,”冥铩羽摸摸雪戊的大脑袋,望着远处威压传来的地方,沉声道,“这不是你的问题。”

    举起手腕,看着自己手上那银色夹杂着红色的镯子有些阵阵不安的躁动,冥铩羽的眸色加深,赤银在沉睡,不可以被吵醒……

    忽然,一道浅浅的绿光没入了镯子,本有些苏醒迹象的赤银又安稳了下来,继续陷入沉睡中。

    冥铩羽不满地望过去,就看到泉一脸微笑地说道,“殿下,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

    “谁准你用法力的?”泉的身体本来还有些余伤,再加上仅有的法力也只是维持自己生存而已,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滥用。

    “没关系的,”似乎很享受被自家殿下关心的感觉,泉嘴角的微笑又加深了一些,“只是一个小法术而已。”

    冥铩羽依旧觉得很不爽,总有一种自己的人不听话了的感觉,“没有下一次。”冷冷地抛下一句话,冥铩羽向威压传来的丛林深处走去。

    雪戊怪怪地看了两人一眼,觉得心里有些闷闷的不舒服,不过好歹是粗神经的妖兽一族,很快忽略掉了这点小插曲,跟了上去。

    很快,冥铩羽等人来到了一个火山脚下,火山口散发出炎热的气息,偶尔还有一两滴岩浆喷涌出来,总之这是一座具有强大爆发力和危险性的活火山。

    越接近火山,威压就越浓重,雪戊必须要紧紧跟在冥铩羽的身边,才能保证神智的清明。

    冥铩羽望着火山口,反而露出了一个略显古怪地笑意,“你们猜,这是什么物种呢?”

    雪戊一怔,想到这样强大的威压以及炎热的居住环境,心中已有了答案,抬头一看,泉也是一副早已知晓的样子,却乖乖地待在冥铩羽身边没有说话。

    这个男人,就好像忠犬一般,对冥铩羽言听计从,听话得不可思议……

    冥铩羽似乎也没有想要他们回答的样子,抛下一句,“在这里等我。”就一个人朝着火山口爬去。

    雪戊不放心地想要跟上去,却被泉拦下了,他微笑地看着冥铩羽离去的背影,“我们要相信殿下才是,”转头看向雪戊,笑意更深了,“不能给她拖后腿哦!”

    ——冥王大人,桃花朵朵——

    冥铩羽站在火山口向里面望去,全是翻滚着,不停涌动地岩浆,那种灼热地气息几乎要将冥铩羽小小的身子淹没。

    只是,真的是这样吗?冥铩羽脸上的笑容越加浓厚,纵身一跃,跳入了火山口。

    意料之中的,没有任何灼伤的感觉,反而带着一丝冰凉,冥铩羽挑了挑眉,向着岩浆深处游去。

    过了大概半刻钟,那里深得仿佛看不见尽头,整片火红的岩浆也早已变成了深蓝色的冰水,透露着一丝压抑的气息。

    要是一般人在这里,一定会感受到绝望的吧,毕竟这里大得如同一片汪洋,周围不见一个活着的生物,加上压抑的蓝色,心里肯定很快就崩溃了吧……

    那种全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绝望和压抑,是最容易把人击溃的呢……

    冥铩羽饶有趣味的望着周围的一切,眼神突然落到了某一处岩壁上。

    向那里游去,冥铩羽的小手覆上粗糙,凹凸不平的岩壁,微微讶异,干的?

    挂上一抹诡异的笑容,冥铩羽的手掌聚集起了阵阵蓝光,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没有任何犹豫的,冥铩羽将那团光芒狠狠地砸伤石壁,瞬间,周围的一切坍塌了,露出一个巨大的黑暗山洞。

    冥铩羽深处黑暗中,感官异常灵敏,同时嗅到了一股血腥味。

    加深了唇角的笑意,冥铩羽缓缓地回过身,手一挥,几团小小的冥火散发出微微的光芒,照亮了山洞的一角。

    借着这一点光芒,也足够冥铩羽看清楚面前的生物了。

    一条龙,一条全身幽兰,附着花纹,鳞片泛着优雅蓝光的母龙,只是此时她的境况似乎有些不好。

    冥铩羽的目光落在了母龙微微鼓起的腹部,顿时好奇地向前走了几步。

    母龙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睁开了疲惫的双眼,威压瞬间放出,“停下。”

    只不过这点威压对于冥铩羽来讲根本不算什么,颇有兴趣地蹲下看着母龙的肚子,冥铩羽白净的脸上带着一抹好奇,“你在产小龙吗?”

    似乎是被冥铩羽的反应给震住了,母龙没有在她身上感到威胁的气息,便稍稍放松了身子,“你不是人类,你是谁?”

    “这个嘛,”冥铩羽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保密!”

    见对方不愿多说,母龙也没在多问,而是重新闭上了眼睛,好像在为产下小龙积蓄力量。

    这是一条高傲的龙呢……

    冥铩羽的微笑灿烂了许多,却依旧蹲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母龙也没有理会她的打算,一人一龙就维持着这样奇怪的相处方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