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母龙突然睁开了眼睛,脸上呈现出痛色,肚子猛烈地收缩,空气中的血腥味突然浓重起来。

    一直在等待的冥铩羽见此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你要生了呢?”

    闻言,母龙警惕地瞪向冥铩羽,恶狠狠地道,“你想要对我的孩子做什么?!”

    冥铩羽一脸无辜,“没有啊,我只是无意中进来了,顺便对你生小龙很好奇而已嘛!”

    母龙冷哼一声,“最好是这样,”眼神咻然变得冰冷坚决,“否则我就算倾尽一切,都要杀了你,护好我的孩子!”

    说完这句话,母龙专心投入到产子中,积蓄着力量,不再说话。

    冥铩羽也没有再出声。

    她看着母龙的表情,忽而有些困惑。

    这难道就是人类常说的母爱吗?

    于冥铩羽而言,这确实难以理解,她从未懂过爱,更别提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母爱。到底是怎样的爱和包容,才会让一个女人心甘情愿的付出一切乃至生命,去为了一个让自己受尽疼痛和伤痕的孩子?

    冥铩羽后来才渐渐懂得,这种感情就是母爱。这种力量渗透在生活的每一个瞬间,会在孩子遇到危险的时候,爆发出巨大的力量,以消耗自己为代价。

    母龙把身体痛苦地蜷缩成一团,抑制不住地发出尖锐地吼声,整个山洞都开始震动起来,似乎马上就要坍塌了。

    见此,母龙艰难地睁开眼睛,想要用仅存的力量护好这个山洞,却发现冥铩羽早已先一步布好了结界。

    母龙复杂地看了冥铩羽一眼,然后重新闭上了眼睛。

    这是冥铩羽第一次亲眼见到生产分娩的过程,痛苦,甚至她都以为母龙快撑不下去的时候,她还是撑下来了。

    这场分娩持续了整整五天。

    这五天里母龙都在压抑自己的疼痛,不让自己挣扎哭嚎,她怕她会没有力气坚持到孩子的出生。

    而冥铩羽,从一开始的好奇,到后来的沉默震撼,最后她已经完全投入到了这场生产中,帮母龙打气,给她力量,帮助她产蛋。

    “太好了!我看到了,是一个蛋!”冥铩羽惊喜地叫起来,兴奋地说道。

    母龙完全没有力量去言语,虚弱地撑开眼睛,眼里有一闪而过的喜悦,紧接着全身用力,爆发出巨大的鸣叫,整片大地都有些震动。

    好在,这个折磨了一人一龙这么久的蛋终于出生了。

    冥铩羽好奇地蹲在蛋旁,现在这个蛋比冥铩羽整个人还要高大,看起来相当滑稽。

    “它还要什么时候会孵出来?”冥铩羽抬起头问母龙。

    母龙温柔地注视着龙蛋,用尾巴把蛋笼罩在自己身下,眼神柔和得快要滴出水来,“我也不知道,不过,快了,我有预感。”

    冥铩羽点点头,“那你呢?你还好吗?”

    母龙愣了一下,脸上出现了人性化的表情,有些纠结,又有些高兴,“我,还好。”

    “你为什么要帮我?”母龙终于把困惑了自己好久的问题问出了口。

    “我也不知道,”冥铩羽也看着蛋,眼神却很迷茫,“一开始我本来只想看看到底是什么龙,然后看到你有宝宝,我觉得很有趣。说不清楚为什么就帮忙了,也许,是你的执着吧。”

    听到冥铩羽的话,母龙最后一丝防备也悄然撤去,眼里带上了笑意,“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呢!你什么时候出去呢?”

    冥铩羽撇撇嘴,表示对母龙前一句话的极度不满,然后认真地回答了后一个问题,“我也不知道,可能再过一会儿吧。”

    “如果不急的话,能不能等宝宝出来呢?”母龙突然问道,“我想让它见见你,然后跟着你。”

    似乎是母龙的话惊讶到了,冥铩羽好一会儿才问道,“为什么?那是你的孩子啊。”

    “因为,我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而且我不想让它受到伤害,它还太小了。”母龙抬眸看向冥铩羽,“所以,跟着你是最好的选择。你没有恶意的,我感觉得出来。”

    冥铩羽没有追问到底是什么事情,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

    就这样,一人一龙开始聊起天来。

    冥铩羽知道了这条龙叫摩丝利,是幻龙一族的公主,幻龙,顾名思义,就是擅长制造幻境和幻觉,他们能够布置最完美真实的幻境空间,属于龙族中较为强大的一族。但从来不与人类有所交集。

    “你们讨厌人类吗?”冥铩羽抱着膝盖,看着母龙问道。

    “怎么说呢,龙族应该都是讨厌人类的吧!不,应该是绝大多数人类。因为人类中还是有些善良纯净的人,不然也不会有龙骑士了。”

    “龙骑士?”冥铩羽疑惑道,“那是什么?”

    “就是与龙族订立平等契约的人类,成为龙骑士。这类人一般很单纯,拥有很强大的力量和勇气,才会被龙族选中,不过机率很小,至今的龙骑士用人类的一个手掌就可以数清了。”母龙耐心地解释道,对冥铩羽的没有常识似乎完全不惊讶。

    冥铩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就在两人谈话期间,蛋壳突然有了微小的响动。

    屏住呼吸,一人一龙目光紧紧地盯着蛋,看见它先是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裂缝,然后裂缝不断扩展,延伸,最终有一块薄弱的地方被敲开了。

    一个小小的蓝色爪子出现在冥铩羽和摩丝利的面前,紧接着一个全身白蓝的小龙跌跌撞撞的爬出蛋壳,然后摔倒在他们面前。

    好像觉得有些痛,小龙委屈地看了眼自己的屁股,然后慢吞吞地转过脑袋,就对上了两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小龙被吓了一跳,忙用尾巴把自己包裹起来,用爪子遮住自己的眼睛。但是又感到有些好奇,于是怯怯地透过爪子地缝隙朝外看。

    摩丝利和冥铩羽都被小龙的反应逗笑了。小龙似是看到这两个生物没有危险性,于是又跌跌撞撞地走近摩丝利的跟前,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摩丝利高大的身躯,惊讶地捂住嘴。

    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小身子,再看了看摩丝利的,有些沮丧地低下头,突然又扫到冥铩羽的身影,于是用爪子比了比两人的身高差距,露出了满意的表情。此时它比冥铩羽高半个头。

    冥铩羽深觉自己被鄙视了……

    在愤怒的同时,又有些好笑,“摩丝利,你这只小龙好像有些二啊?”

    摩丝利有些担忧地瞥起眉,她也觉得自己的孩子有点太过于好奇和活泼了。一般小龙破壳后,都会先慢慢吃掉蛋壳,然后才开始打量外面,而且不会轻易离开蛋壳,直至被吃完为止。

    小龙突然低下头,戳了戳自己的肚子,然后扭过脑袋看着破碎的蛋壳,蹲下身子,缩成球形,滚回了蛋壳边,然后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摩丝利慈爱地笑起来,用自己硕大的脑袋顶了顶小龙的小脑袋,看着它迷茫,不知所措的表情,有些不舍,却又更加坚定。

    “把它带走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