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二天一早,冥铩羽就开始在皇宫内瞎转悠,这不是要走了吗?于是冥铩羽决定最后再参观一下这掉她身价的皇宫,并以此作为反面教材,回去教育教育冥界的小鬼们。

    “冥姑娘,好久不见。”正当冥铩羽逛得无聊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个刚硬的声音。

    冥铩羽面无表情的转身,对上那双假装激动的深邃眼眸,不就是昨天对她一见钟情的莫毅吗?当然,我们知道他是莫毅,但冥王大人可就不一定了,反正对于她来说,人类长得都一个样。

    这人,冥铩羽还真看不出来是谁,但她觉得这不能怪她,谁叫这些个人类长得那么没特点的!好吧,扯远了,眼前的男子那迷人的笑容,使得周围一群宫女的脸蛋绯红,恨不得打招呼的对象是自己。

    莫毅,虽然长期不在京中,但是他英勇善战的美名却传遍了全国,而且他偶尔的回京也让众多闺中小姐目睹了他英俊的相貌,加上长年的战争,让莫毅更增添了一股男人气息,所以很受这些未婚小姐的青睐。

    好吧,又扯远了,不过这莫毅长得再帅他也没用啊,我们冥王大人认不出来啊,但此时此刻,冥铩羽觉得出于礼貌,她应该打个招呼,虽然不认识,但她有礼貌,所以冥铩羽自认为很亲切,实际却很冷漠的点了点头。

    莫毅有些尴尬,心里暗骂这女人怎么那么不识好歹!他都低声下气成这样了,却仅仅只是点个头!

    不过能得到宇文轩那么器重的肯定不是凡品,莫毅神色立刻恢复正常,还温和的问了一句,“要不我带冥姑娘在宫里走走?”

    冥铩羽觉得这么问话的人,那智商都低到北极去了,要走走呗,反正这也不是我的,本冥王这么大的人了,还走丢了不成,真是傻蛋!在心里腹诽了几句,但冥铩羽却依旧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转身带头先走,莫毅急忙跟上。

    没办法,这冥王大人要讲礼貌,所以只得点头了。别看她表面上冷冷的,其实你们都被骗了,她的本性就是腹黑、闷骚、别扭加毒舌,在人类面前基本不会笑,而且像别扭这种隐藏性格也只有冥千邪才知道。

    才走没几步,就被人拦下了。

    此刻,冥铩羽和莫毅的面前正站着一个类似林妹妹的,若不经风,惹人怜惜的大美人,不过美人的眼里只有莫毅大将军,而莫大将军也带着愧疚激动等一系列的复杂情绪看着眼前的美人,一旁的冥铩羽被忽视得很彻底。

    两人深情对视许久,莫毅终于出声了,不过那语气很复杂,情感很多种,“瑶儿,你,怎么在这儿?”

    一听这话,美人的泪水瞬间涌出来了,她带着哭腔说,“我怎么会在这里?莫毅,我听见你回来了,我马不停蹄的来看你,没想到却听到你向另一个女人求婚的消息,毅,我们之间的一切你都忘了吗?如此我祝福你!”说完就掩面跑了,那模样,是个男人见了都会心疼的,莫毅连冥铩羽都顾不得,连忙追了上去。

    于是我们的冥王大人被抛弃了…

    冥铩羽摸了摸手上的鸡皮疙瘩,皱了下眉头,这戏演得,真太tm好了!那女人一看就做作,居然还有傻子追上去!唉,古代的人智商果然没进化完全吗?对了,原来那傻子就是昨天书房里那人啊!这智商,怎么活到现在的啊!

    冥铩羽一边感叹一边慢悠悠的向自己的清风殿走去。只是她不知道,回去之后还有巨大的霹雳在等着她。

    走进清风殿,看着没有一个人的殿堂,冥铩羽感觉到了奇怪的气息。当初她嫌麻烦,让那些宫女太监全部滚蛋了,所以她倒不奇怪没人,可是没人却还有心跳声,那就太奇怪了!

    坐在椅子上,冥铩羽玩味的说着,“最好自觉给本王出来,否则。”啪地一声,上好的琉璃杯掉到地上,砸成了碎片,“就得跟这杯子一样!”

    随着话音落下,冥铩羽的笑容瞬间收敛,全身散发出强烈的阴冷气息,眼神凌厉得让人不敢正视,一道红光不着痕迹的从眼里划过。

    “冥王大人何必这么大的火气呢!不过是个小玩笑罢了!”话音刚落,冥铩羽的面前就出现了身着银色铠甲的人,那人一身银白,连脸都被面具给遮得严严实实的。

    冥铩羽眼神一沉,来人是仙界的银面神君,是六界之中算得上有名号的人。

    心下千回百转,冥铩羽冷声说道,“仙界和冥界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不知银面神君驾到做甚?”

    银面大笑了几声,才回道,“冥王,戒心不要这么重嘛,本君只是来帮忙带个口信的而已。神王口谕,因冥王没看守好阴阳池,导致时空秩序混乱,但这是由于前冥王冥千邪的算计而铸成大错,而今,你有两个选择,第一留在凡间,必须与凡人缔结契约,完成他们的三个愿望,修补时空漏洞,直至秩序恢复,在此期间,冥界会由仙界派人代为管理;第二就是让冥千邪承担一切责任,到斩神台受死,冥王,你选哪一个?”

    冥铩羽想都没想立刻回答道,“本王选第一个。看守阴阳池本是冥界的责任,如今出了事,本王定当全权负责!”

    银面皱了皱眉头,看着面前的冥铩羽,略带劝谏道,“你确定?不后悔?你身为冥界之主,怎能与凡人制定契约?”

    冥铩羽没半点犹豫,蓝色的眸子坚定的注视着银面,“多谢神君好意!但本王很确定。”

    银面还想说点什么,却只是叹了口气说,“好吧。”接着又正经的对着冥铩羽说道,“冥千邪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现已被打回原型,法力全失,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完,大手一挥,地面上立刻出现了一只蓝色的狐狸,只不过现在那美丽的毛皮上沾满了血迹。

    是的,这就是冥千邪的本体,世间唯一一只蓝色幽灵狐。

    冥铩羽看着银面离开,然后走过去,轻轻抱起那只虚弱的狐狸,看着它明明痛得要死却依旧睁着温柔眼睛看着自己,嘴里还不忘孩子气的说,“小羽整天骂我笨蛋,结果你才是笨蛋!真是的,让我去顶罪不就好了?小羽才是天底下最笨最笨的笨蛋!”

    冥铩羽抚摸着那蓝色的柔顺的皮毛,没有接话。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可是她就是忘不了,她忘不了在幼小的她被人抛弃,即将停止呼吸的那一刻,这个傻傻的男人给她的温暖,她忘不了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这个男人给了她第一缕明亮的阳光。

    “冥千邪,你这个傻瓜,低能儿!你见过哪个女儿抛弃父亲的吗?那会有损我的形象的!”冥铩羽开口别扭的说道,还故意把冥千邪的毛弄得乱糟糟的。

    冥千邪低低的笑了,他对着冥铩羽说道,“那我们拉勾喔,我和小羽永远永远都不要分开!”

    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爪子,冥铩羽扭过头去,低声说道,“幼稚死了!”但手却不由自主的伸过去,和那只伸到半空中的爪子勾在了一起。

    ------题外话------

    更新得好慢,我好sorry!可是拜托各位怜悯一下本人啦,求收藏,求留言啦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