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到蟒蛇的话,冥铩羽只觉得想要揍兽了,但她还没说什么,冥千邪就已经先嚷嚷起来了,“喂,死蛇,你最好自己滚一边玩沙去,本大爷,以及本大爷最最可爱的小羽,是没有心情跟你磨叽的!”

    一席嚣张的话说完,蟒蛇的泪珠已经在眼眶里摇摇欲坠,嘴唇委屈的嘟起,可怜兮兮的看向冥铩羽。冥千邪像没事人一样跳到冥铩羽的肩膀上,蹭了蹭冥铩羽光滑的脸蛋,然后眯着眼睛说,“小羽,我们走吧。”

    冥铩羽的眼神扫过蟒蛇那张足以让无数女人爱心泛滥的模样,然后,转身走了…

    蟒蛇可爱的面容在看到冥铩羽离开的时候就已经石化了…

    等到它想追上去的时候,冥铩羽早已不见了,只有耳边萦绕着一句霸气十足的话,“臭蛇,小小年纪不学好,跟本尊玩什么美人计?!”

    于是,小蟒蛇的心里有了死缠到底的想法…

    三天后。

    冥铩羽靠在一棵树旁,一向冷漠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道裂痕。冥千邪在前面到处张望,然后退到冥铩羽的身边,说道,“小羽,这下他没跟上来了。”

    “是吗?”冥铩羽幽幽的声音在冥千邪耳边想起,觉得不对劲的冥千邪回头猛然回头一望,一条赤红相间的蟒蛇正晃着尾巴,笑眯眯的跟他打招呼。

    “啊!”一声惨叫在森林里回响,惊起飞鸟无数。

    冥千邪趴在地上,有气无力的恳求道,“小祖宗,我拜托你这是要干什么啊?!放过我们吧!”

    冥铩羽已经完全麻木的倒在树旁,脸上隐隐约约有崩溃的迹象。

    三天,整整三天!

    不管他们怎么走,不管他们干什么,反正一回头就可以看到一条大蟒在他们身旁!

    偏偏小蟒蛇还无辜的说道,“人家只是要跟你们一起嘛,好不好嘛!”

    冥铩羽额头上的十字已经累积了几十个,现在她终于忍无可忍的提起那条脱线的蟒蛇,愤怒的吼道,“该死的!本尊受够了!你这条死蛇!你知不知道每天早上睁开眼睛,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看到一条长得又臭又难看的蟒蛇在眼前是什么感觉!你知不知道本次本尊想修炼时,一个蛇脸在脸上蹭是什么感觉!本尊无法忍受你这种没有品味,而且喜欢降低别人品味的生物在本尊面前晃来晃去!别以为你小本尊就不敢揍你,惹毛了信不信我把你皮剥了拿出去免费送人?!”

    小蟒蛇耳边轰隆的响,脑子里被吼得晕乎乎的,但是还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即使在晕晕的同时,也不忘喊出自己的口号,“我就要跟你们一起走!”

    喀喀喀…

    冥铩羽的神经崩溃了,她把蟒蛇往地上一丢,“行,跟我们走!谁先离开谁就是孙子!你TM千万别反悔!你要敢偷偷离开,我就把你阉了!”

    被冥铩羽的气势吓到了,小蟒蛇缩了缩脑袋,却仍不忘自己的目的达成了,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叫道,“我叫赤银。”

    冥千邪把自己毛茸茸的身子缩成一团,他打从心底佩服这蛇的勇气,小羽都气到不自称本尊了,这小子还敢在虎口上拔毛,小羽一定会发火的!

    果然,冥铩羽没好气的说道,“老子管你叫什么,到了我这儿,我让你叫什么你就得给我叫什么!赤银?什么破名字!叫红白好了!跟你的形象很匹配!”

    “我,没事,红白很好!”赤银刚想出声抗议,就瞄到了冥铩羽手上突然出现的冰泉,连忙摇头表示无异议。

    冥千邪抛了个白眼,跃到冥铩羽的身上,舔了舔冥铩羽的脸,说道,“小羽,我们要去人类的世界,可能还要靠这小子,把他留下算了。”

    听到这话,赤银连连点头,一副自己很有用的样子!

    冥铩羽收回冰泉,冷冷的扫视了赤银一眼,放出狠话道,“你最好给本尊安分一点!”

    赤银为表示自己很乖,马上化为了一条小小的蛇,缠绕在冥铩羽的手腕上,像一个别致的手镯,有着神秘而古老的气息。

    有了赤银的带路,他们很快就出了森林,来到集市。

    看到周围人看自己那异样诧异的眼神,冥铩羽面上一冷,那些人就纷纷收回了眼神,他们可不想丢掉小命,这个奇怪的人一看就不好惹。

    找到一条无人的小巷,冥铩羽把赤银捏在手里,问道,“我现在这样子怎么办?”

    赤银立刻给出了一条良好的建议,“你最好变得跟那些普通人一样,还要千邪叔叔,蓝色的狐狸太招风了!”

    冥铩羽眉头一皱,跟那些人一样?那样会严重降低她的品味和水准的!

    冥千邪一看冥铩羽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好吧,自家女儿对品味那样的偏执实在让他这个做爹的很烦恼啊!他开口劝道,“小羽啊,这是在人间,那些人类不会认识你的,绝对不会有损你冥王的威名的!”

    冥铩羽仔细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以大局为重。

    一会儿的时间,小巷子里出来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奴才和一只灰扑扑的狗。

    “各位,因为本府少爷有要事要去一趟迷惘森林,现召护卫,报命时间从现在开始,后天结束,当然,我们会举行比赛,从中选出二十名合格的人随少爷一起,报酬绝对不会少!”一个管家打扮的中年人站在一个擂台上宣布道。

    台下的人议论纷纷,“原来是蓝府找人!报酬肯定很丰厚啊!”一个人感叹道,语气充满了艳羡。

    “得了吧,有没有命拿还不知道呢!那可是迷惘森林呐!”另一个人嗤笑道。

    “也是!像我们这种,就安安分分过日子就好了!”两个人说着就慢慢走远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冥铩羽的眼里露出了诡异的光芒,她低头看着脚边的冥千邪,在没人看到的角度扬起一抹邪肆的笑容,轻声说道,“我们,也去迷惘森林,可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