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羽,小羽,你快醒醒,你别吓我啊!”急切的声音不停的呼唤着,似乎在漫天的黑暗中插入了微弱的曙光。

    是谁?谁在叫我?

    冥铩羽被浓郁黑色覆盖得完全的眸子好像有了瞬间的清明,不过也仅仅是瞬间而已。

    魅惑的声音不停回响,冥铩羽再无思考的能力。

    山洞里。

    冥千邪和赤银一遍遍的呼喊对躺在地上的人儿再也不起作用,冥千邪失魂落魄的蹲在冥铩羽的头边,眼睛里是无法磨灭的爱恋疼惜和担忧恐惧。

    “千邪大叔,我们怎么办?主人到底,怎么了?”赤银呆在雪戊的脑袋上,神色说不出的彷徨。雪戊倒是乖乖的趴在地上,眼里充满好奇和一丝隐藏得极好的担忧。

    冥千邪仿佛没有听到赤银的话一般,就这样痴痴的看着冥铩羽。

    过了很久,久到赤银都快绝望的时候,冥千邪说话了。

    那样嘶哑深沉的嗓音是赤银跟了冥铩羽他们这么久之后没有听到过的,带着对过去的回忆,对时光的眷念,“你们知道吗?小羽是天不怕地不怕,有史以来最强的冥界霸主!”语气里的骄傲和自豪完全不用掩饰。

    “可是呢,”语气变为了深深的心疼,“小羽小时候很胆小。从我捡到她的那刻起,她就一直没有离开我身边超过一米的距离,直到她十岁的时候。她怕黑,怕孤单,怕一个人,你们根本就不能想象我用了多大的精力才让她从自己那个布满恐惧的世界里走出来!此后,她就成了无恶不作的冥界纨绔,但是我依旧毫不责怪的为她收拾烂摊子,因为那样随意的她很开心,那就够了。

    不知道原因的,小羽突然想要成为冥王,也就是那个时候,她的优秀和天赋被完全开发了出来。她把冥界打理得很好,好得超出我的想象!但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小羽有多讨厌黑暗,所以也只有我有疑惑,为什么她会接手满是黑暗的冥界。

    不过呢,这些都不重要,”冥千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道,“重要的是,有人把我一直耐心呵护着的小宝贝给弄成了这样!真是不可原谅!”

    那话语中的肃杀和狠厉让赤银和雪戊心里抖了一下,不过他俩倒是一直处于游神,完全迷糊的状态。

    冥千邪突然抬起头来,声音寒气入骨,“你再不把我的小羽给放出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洞里沉寂了一会儿,突然飘来一阵尖利的大笑声,“哈哈哈!不客气?我倒要看看你准备怎么不客气!你真以为你还是以前的冥千邪吗?!”

    冥千邪突然笑了起来,低沉着性感的嗓音说着,“是不是以前的冥千邪,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原本是狐狸状态的冥千邪突然被一阵蓝光笼罩,随即站在冥铩羽身边的是一个银色长发,蓝色眼眸,身着深蓝底色,银色花纹衣衫的妖娆男人,他的嘴角还挂着一个惑人心神的邪笑。

    “血魔,你是真的找死是吗?要不要本座好心成全你呢?”冥千邪蹲下,然后漫不经心的一边玩着冥铩羽的头发,一边说着。

    “这,这怎么可能?!”声音明显有些震惊过度。

    “不可能?”冥千邪嗤笑出声,然后摇着头说,“血魔啊,看来你真是太久没领教过本座的厉害了!”

    血魔不甘心的道,“你现在不过化成人形而已,能有多厉害!少在这里假威风!”听上去很尖锐的嗓音震得人耳朵发疼,可是这也不过是暴露了血魔的心虚和底气不足而已。

    不在意的一笑,冥千邪随手召唤出来了一根翠绿色的鞭子,上面的有复杂的纹理,整条鞭子绿得发亮。

    血魔声音霎时扭曲了,“绿罗刹!它竟然在你这里!”

    绿罗刹,乃是上古绿色曼陀罗的根茎自然形成,颜色艳丽,一鞭下去,万年曼陀罗的毒素和缠绕的力道让人即刻毙命,人神魔妖均无法躲过。早在几万年前,绿罗刹就失去踪迹,下落不明。但绿罗刹却一直稳居六界软兵榜首。

    “嗯,似乎是的。”冥千邪一本正经的回答道,随即又一脸好心的说道,“想体验下吗?本座可以帮帮你哦!”

    浓重的呼吸声响过,转眼便再无声息。

    “嗯,跑了?那还真是可惜了呢!”冥千邪语气中满是遗憾。

    终于从震撼中回过神的赤银,急忙大声叫道,“他走了,那羽主人怎么办?”

    冥千邪的表情凝重了,他把冥铩羽抱在自己的怀里,没人注意他的手有些微微颤抖。

    “血魔的作用只是让心魔放大而已,一旦陷入其中,除非自己走出来,否则就只能一辈子出不来了。”冥千邪的语气很是严肃,掺杂着无限的担忧。

    一直待着没说话的雪戊走了过来,小声的说,“我可以让你进到她的心魔里噢!”

    冥千邪猛然抬头,直视着雪戊的眼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真的可以吗?”

    雪戊点了点头,“妈妈说我有这个天赋的!”

    冥千邪赶忙说,“那快送我进去!”

    雪戊乖巧的点点头,银色的眼眸中浮现起层层的漩涡,渐渐的冥千邪失去了意识,倒在了地上。

    赤银有些不放心的问,“这样就可以了吗?”

    雪戊趴在地上,有些疲倦的说,“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等。”

    三天过去了,焦急的赤银终于看到冥铩羽的眼皮动了动,然后睁开了眼睛。

    “呜哇呜哇,羽主人,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赤银终于克制不住自己大哭起来。

    冥铩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哭什么,还没死呢!”不过手却主动把赤银揽入怀中。

    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冥铩羽走到依旧昏迷的冥千邪的身边,叹了口气,“真是任性啊!”

    宽大的袖子拂过,冥千邪又变成了蓝色的幽冥狐,乖乖的躺在冥铩羽的怀抱中。

    确实任性啊,竟然强行恢复元神,还竟然跑到心魔中去找她,这下灵魂肯定大受损伤。

    明明很不爱惜自己的举动,却不住的让冥铩羽觉得安心和温暖,因为她知道,至少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宁愿伤害自己也不愿丢下她,这就是最让人感到安慰的事了。

    抚摸着冥千邪柔顺的皮毛,冥铩羽转身看着雪戊,感慨的说道,“变异的雪狱妖狼果然不简单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